邪事儿

邪事儿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算算总账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算算总账

    尸香血蛊,我也只是听说过,放在之前我也没有见过,但是蛊毒之中,唯一能散发出浓郁异香的,只有这尸香血蛊了。

    而且这最厉害的地方还是在这些蛊虫钻进毛孔之中吞噬人身上的精气之后,会通过一些特有的手段,将人的精气传到蛊母的身上。

    只要蛊母还在下蛊之人的手里,那基本上就可以做到杀人于无形了。

    “照你这么说,用过这个香水的人,都中蛊毒了。”徐川吃惊的说道。

    “没错,不过这种蛊毒有一种致命所在,那就是香灰,你取出一些香灰放在桌子上,往香灰上喷一些香水,看看是什么味道。”

    听我说完,徐川按照我说的,将一勺香灰洒在桌子上,接着就拿着香水喷了一下。

    顿时,一股子腐肉的恶臭传来,像是死老鼠的味道,又像是尸臭味,闻到这些味道,徐川干呕起来,我赶紧打开窗户,让房间里面的恶臭味散发出去。

    “这是什么,生化武器吗。”徐川坡口大骂了一句。

    “尸香血蛊,本就是混合尸油制作成的,尸油能提取出来,那是因为尸体高度腐烂,尸油本就是臭的,因为尸香血蛊的原因,这个东西才会散发出异香,不管是混合到水里,还是用火去焚烧,都只会散发出香味。”

    “唯独这香灰,是专克尸香血蛊的东西,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你拿一些香灰给李梦瑶还有陆晴晴送去,她们两个接触了用尸香血蛊制成的香水,恐怕已经中了蛊毒。”

    “这东西短时间内没有什么危害,但就算如此,也要将蛊虫给弄出来,你告诉她们两个,要她们洗澡的时候,将香灰给和到沐浴露之中,涂遍全身的每一寸肌肤上,至少五分钟之后再将香灰冲掉。”

    徐川按照我说的去做,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这香水是丹妮尔给的,很多这样的东西都是从她手中流出去的,所以无论如何我现在都得去阻止她,这样的东西不能再被其他人使用。

    我打了丹妮尔的电话,约了她家见面。

    等我来到她家的时候,发现这丹妮尔一脸的疲惫,而且身材也清瘦了几分,身上的精气都减弱了几分。

    看来,她身上的蛊虫已经开始吞噬她的精气了。

    “江辰,好端端的你怎么来找我了。”丹妮尔开口。

    我没有和她拐弯抹角,再说我也不是这样的人。

    “丹妮尔,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所以有话就直说了,你送给我的那两瓶香水,或者也可以说这款香水,都是用尸油制成的,我来此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什么?

    丹妮尔满脸的诧异。

    “你说什么?尸油?”丹妮尔不敢置信的问道。

    我点点头,开口道:“没错,就是尸油。”

    “最近网上流传的,庆阳市女生失踪的消息你都看了吧。”

    丹妮尔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闹的满城风雨,现在各个学院都不让学生随便出入了,可想而知这事情闹的有多大。

    “这香水,就是用这些失踪女孩的尸油制作而成的,过程有多惨绝人寰你可能都想象不到,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事情就是如此,而且这香水之中,是被人下了蛊的。”

    丹妮尔更是一脸的惊悚,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我,接着跑到卧室,拿了一瓶香水出来。

    “蛊,这是什么东西,这不就是精油香水嘛,你不会是因为我给你钱给少了,故意前来报复我的吧,你要是觉得少,我现在还可以补给你。”

    顿时我一阵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见丹妮尔拿出一张支票,刚要写上数字的时候,被我直接给拦住了。

    “我真不是为了钱来的,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我知道你不信我说的这些,但我有办法证明自己说的这些都是对的,我这里有一包香灰,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自己烧一些香灰出来。”

    “你将这香灰拿着还是到门口吧,你将香水喷到这些香灰上,看看有什么不同。”

    丹妮尔半信半疑中,拿着香灰和香水来到门口,在我的注视下,丹妮尔拿着香水往香灰上喷了一下。

    顿时,一股子恶臭弥漫开来,这股子屎臭味让丹妮尔直接吐了出来。

    等到她略有缓和之后,我不紧不慢的说道:“现在你信了吗。”

    丹妮尔没有说话,伸出胳膊闻了一下自己的身上,她身上有这股香水的味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给我说清楚。”丹妮尔用质问的口吻说道。

    “不着急,我再让你看看喷了这个香水会是怎么一个结果。”

    我回到客厅,找来一个玻璃水杯,倒了一丁点的凉白开,接着将香灰倒进杯子之中调成糊状。

    让丹妮尔坐下,我将这些香灰抹到她的胳膊上。

    刚开始先是一股子异香,接着就是一股子尸臭味传来,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丹妮尔的胳膊上就出现一层针眼大小的蠕虫,这些就是尸香血蛊。

    “这是,什么东西。”丹妮尔惊恐万分。

    “尸香血蛊,现在你身上,每一个毛孔里面都有这个东西,现在它们只是吞噬你的精气,要是再停留十天半个月,吞噬的就是你的魂魄了。”

    “我上次听你说,你要做这个香水的代理,而我这次来,也是有两个目的,其一是让你截住从你手里流出去的香水,并且告诉买香水的那些人,或者是用了香水的人,一定要用浓稠的香灰水泡澡,将这些蛊虫全都拔出。”

    “其二,这件事情对谁来说都是匪夷所思的存在,只要市场上有这个需求需要香水,就会有女孩子失踪,这些失踪的女孩子面临的就是一个死,你是失去过儿子的人,没有人比你更懂丧子之痛的心情。”

    “我想你帮我一个帮,这东西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了,你的上家是什么人?”

    这才是我来的主要目的,找到丹妮尔的上家,如果不让人使用尸香血蛊制成的香水,虽然可以治标,但是并不治本,想要治本,就得找到这幕后的凶手才行。

    这是我能找到的唯一突破口。

    思虑的片刻,丹妮尔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你要我怎么帮你?”

    我想了一下,开口道:“你先联系你能联系到的那些从你这里购买香水的人,随便找个理由让她们来你这里一趟,就说有更好的香水需要推荐给他们,你可以先泡香灰澡,但先不要告诉她们,我需要你将你的上线给约出来,等我查清问题的原由,我亲自帮她们祛除蛊毒。”

    丹妮尔思虑再三,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这些女人,虽然爱美,但是在活命的基础上,损失几万块钱根本就不算什么。

    从丹妮尔家出来,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去一趟风水阁,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不该置身事外,就算没有了万青古和施文山这两位阁主,那些风水阁的会员,都应该出手解决这件事情。

    身在其位,不谋其职,这样的风水师,要来何用。

    而且,我来风水阁,还有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关于施文山的。

    给老爸扫墓回来,出机场的时候,我见到一人的背影,和施文山很像,这几天我也想了一下,我从上面掉下去都没有死,那施文山是不是也没有死,毕竟悬崖下面是一处挺深的水潭。

    我自己都没死,凭什么单纯的以为施文山就死了。

    如果施文山真的是活着回来了,对这件事情不可能不清楚,如果他还是对这件事情不管不顾,那我少不了要和他算算总账了。

    来到庆阳市风水阁,这也还是我第一次过来,相比苏州风水阁,这里却要简朴的多,就算是如此,也不乏奢华之象。

    身为风水阁的会员,除非是发生重要的事情要齐聚一堂之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可以自己安排的。

    风水阁要帮着世俗解决世俗解决不了的灵异问题,阁主在接到求助之后,会根据求助的困难与否来安排人手去处理,说白了和一个公司的运转是相同的。

    可是现在的情况是,根本就没有人理会这件事情,这才是让人气愤的所在。

    此刻的风水阁,聚集的人并不多,见我到来,这些风水师也都只是看我一眼,并没有上前搭话的。

    “江辰!”

    在我站在风水阁大堂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惊讶的声音。

    我回头看去,发现是一道熟悉的面孔。

    “蔡铭。”

    我和这蔡铭接触过几次,为人还算正直,一次是在警局,一次是因为万青古,此人处理问题,都是不卑不亢。

    蔡铭朝我走来,站在了我的面前说道:“你是不是也听说了,所以才回来看看的。”

    听说?

    听说什么!

    “什么意思?”我问道。

    蔡铭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不解的开口:“难道你不知道?”

    “施文山阁主准备明天新立一位副阁主,听说这位的来头不小,而且还是五品下的境界,比起万青古副阁主有过之而无不及。”

    五品下!

    我隐隐已经有所猜测了。

    看来,这两个货是要联手了,不过似乎今天,我来的有些不是时候。

    “施文山呢,让他出来见我。”我说道。

    蔡铭看着我,脸上带着疑虑开口道:“他不在!”

    不在?

    我看了一眼蔡铭,无语的一笑,伸手一摸鬼杵,瞬间展开。

    “好啊,那就通知施文山回来,就说我江辰找他,有一笔帐要算算,让他赶紧回来,否则的话一切后果自负。”

    这话一出口,风水阁的这些风水师,全都朝我看了过来,目光之中多有不善。

    蔡铭一脸为难,看着他的样子,我继续说道:“怎么,你很为难?”

    “没有,你我也算是老相识,不过有一句话我要告诉你,不管你今天来是为了什么,我请你不要在风水阁的地盘上闹事,否则这后果是你承担不了的。”蔡铭言语之中,略带威胁的话音。

    我没理会他,迈动步子来到了只有风水阁阁主的位子上坐下,今天势必是要撕破脸皮的,我自然没有必要委屈自己站着的道理。

    蔡铭打了电话出去,很快便来到我的面前。

    “江辰,你的实力不俗我承认,但是你太目中无人了一点,这个位置不是你能坐的。”蔡铭道。

    我看了他一眼,呵呵一笑。

    “风水阁的规矩我懂,但是有一点我想知道,风水阁的存在是因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