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八章上门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八章上门

    我这个问题说出来,在场的风水师都在思考这个问题,蔡铭看着我,没有开口,这个时候,一位三品上的风水师站了出来。

    “风水阁的存在,自然有存在的道理,世俗灵异都是需要我们风水阁出面,你说风水阁存在的意义在哪里。”

    这话说的不错,不过却没有回答道正点上。

    “说的很不错,知道风水阁的存在,是为了世俗灵异事,但为什么庆阳市发生失踪案件的事情,风水阁却袖手旁观,不管不顾呢,根据我的了解,这个案件,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涉及到蛊毒和符篆,风水阁难道不应该去积极处理吗?”

    “到底是这件事情只是普通的案子,还是说是风水阁不想去管?”

    被我这样质问,在场的人都是一脸的不屑。

    就在我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一位年纪稍大的风水师站了出来,同样也是三品上境界。

    “这件事情,本就是世俗之事,和我们风水阁有什么关系,再说了只不过是死了几个人而已,难道那些民警连这点问题都处理不好了?”

    “不要什么事情都往风水阁的身上扯,你有能耐你去帮着那些人干啊,来我们风水阁干什么。”

    听到这里,我心中的怒火顿起。

    我虽然也算得上是风水阁的会员,但是关于女孩失踪的这件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世俗的能力,除非是风水阁出手,否则的话单靠民警的力量,是处理不了这件事情的。

    况且,那些失踪的女孩都是中了蛊毒的,而且这样的蛊也只有康永智这样的人才能下,一般人根本就做不到。

    风水阁的人,现在一个个的都对这件事情不管不顾的,着实让人气愤。

    “说的很好。”我说道。

    “除了他之外,还有什么人认为他说的是对的。”

    我说完,众人先是面面相觑,接着就一个个的站了出来,几乎一大半的人都站了出来。

    “还有没有人认同的。”

    没有人动弹,我看着那几位没有站出来的风水师,他们的实力相对而言要弱不少,不知道是怕报复,还是什么,总之没有站出来。

    “你们几个没有站出来,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只是,没有人回答我,上面有实力强悍的人压着,加上施文山这个阁主还在,他们有苦难言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够了,小子,你来我风水阁,到底几个意思,如果是想加入我们,大门敞开欢迎你,如果你是来闹事的,现在就可以滚了,别说阁主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不会放过你,要是再闹下去,我都不会放过你。”

    “趁现在我还没有发火,立刻给我滚,不要耽误我等的时间,误了明天副会长上任的会场布置,你十条命都不够赔的。”

    我冷哼一声,没有理会众人。

    “叫施文山过来见我,否则别说耽误你们明天的大事,说不定我会直接拆了你们风水阁的每一砖每一瓦。”

    随着我的声音传出,风水阁中,有几张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冷峻起来。

    “狂妄的小子,既然如此,别怪我心狠手辣,先废了你,等着阁主回来,在决定你的生死。”

    看着对方朝我出手,眼见就到了我的眼前,我手里鬼杵展开,朝着对方的胳膊就打了下来,我是四品上,他是三品上,论实力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现在,想要躲开,已经晚了。

    随着我手里的鬼杵落下,我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

    砰的一声,直接撞到了一张桌子,上面摆放的美酒美食,全都砸了个稀巴烂,再加上他胳膊被我打断,顿时哀嚎不已。

    “四品上!”

    有人惊呼道。

    蔡铭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可以说他是看着我长大的,从我们在警局第一次见面,那个时候我勉强算是一品下境界,等于半步入修行。

    现在蔡铭还是三品下的实力,而我已经是四品上。

    狂妄的资本在别的地方我或许没有,但在这里,我有的是。

    “大家一起上,这小子是来找麻烦的。”

    “蔡铭,人是你带进来的,等处理了他,我要你给我一个说法。”

    那被我打断一只手的风水师,坐在地上恶狠狠的开口,蔡铭一脸为难。

    “上啊。”断了手的风水师大喊一声。

    周围几个风水师,纷纷抄起家伙对我出手,几分钟之后,看着他们一个个的躺在地上,我随手抓了一个过来。

    “通知施文山,要他立刻回来见我。”

    我没有闲工夫和这些人耗费下去,不过这些人还真的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既然断一只手臂不过瘾,那就来点更刺激的,两只手臂都被我打碎,不知道他的嘴巴还会不会这么硬。

    见他还不准备说,我动手准备打断他一条腿的时候,这老小子终于肯打电话了。

    一个电话过去,施文山那边表现的很是不耐烦,只是听到我来到风水阁的时候,施文山那边沉默了片刻,扔下一句马上就到,然后就挂了电话。

    在场的风水师,一个个看向我的眼神,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轻视,不过那些被我打断手的风水师,眼神之中满是愤恨。

    风水阁的实力,就算是施文山我都没有放在眼里,康永智虽然是五品的境界,但他是蛊师实力并不足为据,要是他们两个联手,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件带有威胁的事情。

    我坐在了施文山的位子上,现场的人不敢多说一句。

    “玄学界虽然有规定,不能与世俗牵扯太多的关系,但是风水阁的成立,就是为了守护一方世俗,不被灵异事件所困扰,为什么世俗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警局上报给风水阁,却没有一个人去管,这是怎么回事?”

    反正坐这也没事,我便开口问道。

    只是,大厅之中寂静一片,没有人回答我这个问题。

    “没有人出来说说嘛?我今天来找事就是为了这,你们挨打的莫名其妙,就不想帮我解惑一下?”

    “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一位断手的风水师说道。

    “你等我们阁主回来,要你吃不了兜着走,你现在也不过是小人得志罢了,你有什么可猖狂的,你不过是四品上的实力,我们阁主也是四品上的实力,副阁主更是五品境界,你就等着死吧你。”

    这话听得我呵呵一笑,既然没有人愿意说,我也懒得再问,等到施文山回来,从他嘴里知道也是一样的。

    不过,站在一旁的蔡铭,这个时候忍不住开口了。

    “江辰,这件事情不是我们不管,而是我们根本就管不了了。”蔡铭道。

    这话倒是奇怪了,什么叫做管不了。

    “之前的万青古副阁主虽然让你加入了风水阁,但是对于这里的制度你根本就不清楚,要是换做之前,这件事情或许我们都还能管一管。”

    “只不过,一个月前,就从京城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各个风水阁自行运营,不在受控于京城总阁的调遣,总的来说就是一句话,各走各的。”

    “风水界与世俗界,本就是利益关系,现在没有京城那边的牵扯,再加上从这件事情之中得不到任何好处,没有人愿意出手。”

    “加上施文山阁主失踪了两个多月后又突然出现,世俗界的事情就更不让我们去插手了,现在各个风水阁都需要独自运营,至于要做什么样的改动,我们只能听阁主的安排。”

    蔡铭这话听得我一脸震惊,京城对于风水阁不管不顾了,原本还是圈养的风水阁,现在开始散养了。

    这么一来,所有的事情,也就是风水阁的阁主一人说了算,只要还在庆阳市的地盘上,施文山这位风水阁的阁主,有权处理和决定所有的事物。

    照这样来说,那世俗界的灵异事,不再是风水阁的责任。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我问到。

    说真的,对于这样的消息,我是持半信半疑的态度,整个华夏这么多的风水阁,京城说不管就不管了,难道没有去想这个后果吗。

    各个地区的风水阁一家独大,难不成就不怕一些居心叵测的人作威作福,用下三滥的手段危害世俗吗。

    当然,这是京城那边决定的,我现在还管不着。

    “话我只能说到这里,风水阁之中没有那个人是圣人,做不到大公无私,世俗的那些事情也不是我们想管就能管的,每天发生灵异事情的地方多了去了,就算是你,也根本做不到面面俱到。”

    “江辰,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只是个小小的一品,到现在为止,这才过了多久就已经是四品上的境界,不得不说你确实是个修道的苗子,但这绝对不是你狂妄的资本。”

    “今天这么一闹,你的前程全都断送,施文山阁主回来,必定会取你的命。”

    蔡铭慷慨激昂的说完,我自嘲一声,没有理会他,而是轻闭上了眼睛,在想这件事情盖如何去解决。

    施文山与我之间,在墓里他动手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是不可能放过他了,之所以回来之后没有找他的麻烦,那是因为从一开始我就以为他死在了里面。

    没成想他竟然也还活着,看来也是误打误撞,给捡回了一条命。

    风水阁的人,都站在原地未动,直到施文山回来,这才一个个有了骨气。

    施文山与康永智一同前来,我并没有什么吃惊,早在他们还没有回来之前,我就知道他们两个联手了。

    意欲何为,不言而喻,就是冲着我来的。

    “阁主,你终于回来了,你可要为我们这些人做主啊,这小子今天来砸场子,还说要拆了我们风水阁。”

    见施文山和康永智回来,那几个被我打断手的,顿时开始哭惨起来。

    我并没有去解释什么,也根本就不想解释什么,而是从椅子上坐起来。

    先不说施文山,单单就是康永智的表情和眼神,就能杀我几百回了,我杀了他儿子,他来找我报仇,结果在我这里吃了亏,受了重伤离开,现在竟然找到了合作伙伴。

    施文山看着那些被我打断手的人,一脸阴冷的看着我,眼神之中充满了萧杀之意。

    “江辰,你是什么意思。”施文山冷冷的问道。

    “我什么意思,施文山你还不清楚吗?”我开口道:“别忘了古墓里的事情,你为了讨好木老,可是对我出手了。”

    “本以为你死了事情就这么算了,没想到就是这么不凑巧,今天我来就是算总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