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九章还真是个痴儿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九章还真是个痴儿

    听我说完,施文山看着我咯咯阴笑起来,脸上对我表露出无尽的无知,还不时的摇摇头。

    “江辰,你还真是个痴儿,现在是不是有些分不清形势,就凭你一个,你想要如何和我算总账。”施文山嚣张的开口。

    “你以为你是木老吗,拥有绝对的实力,你别痴心妄想了,本想着过几天再去找你的,没想到你今天倒是送上门来了。”

    施文山上下打量着我,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

    “还真是个可怜的种,不过你想要对我动手,总得要个理由吧,你先别说,让我猜一猜是什么。”

    “是不是世俗的那群蠢货,查不到失踪人口的线索,所以求助于你了?”

    “风水阁的规矩你知道,所以就来找我的麻烦了,好让那些个蠢货感激你,是不是这样。”

    呵呵呵呵……。

    施文山笑的很是猖狂。

    我没开口和他做口舌之争,多说无益,施文山的自信,来自于康永智的加入,如果只是他一个,量他也不敢这样和我说话。

    他是笃定和康永智联手,一定会拿下我。施文山的实力我清楚,我根本就没有将其放在眼里,至于有麻烦的,还是康永智,他擅长使用蛊毒,要是真论实力,他五品下的境界,我根本就没有看在眼里。

    “江辰,看在你即将要死的份上,我不妨告诉你,庆阳市那些失踪的女孩,都已经身首异处了,就和你看到的那具女尸一样,她们的尸体被钉在不同的地方,你想救她们吗,痴心妄想啊。”康永智得意的开口。

    风水阁之中,本就聚集了不少的风水师,现在听到康永智的话,都是一脸的震惊,这话的意思,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在场的那些风水师,心中的疑惑虽多,但却没有人敢开口询问。

    我冷笑一声:“是吗,尸香血蛊,吸人精魄,上次你不是我的对手,重伤之后逃走,应该就是为了用这些女孩子的精魄,还修复自己的伤势吧。”

    “真没想到,你是这么歹毒的人。”

    “歹毒?”康永智自嘲的说道:“论歹毒,我还不是你江辰的对手。”

    接着,康永智一改面孔,恶狠狠的看着我说道:“你刨开我儿子的胸口,这算不算歹毒,论歹毒,我还比不上你江辰。”

    “今天,我就要活活折磨死你,我要让你真正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康永智刚要朝我出手,被施文山给拦住了。

    “康老兄,你着急什么,动手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的,你忘了我还有一手底牌没有出呢。”施文山说完,康永智停下了手,脸上的表情更是阴险了几分。

    我看着他们两个一唱一和的,也在想这两个老东西的手里还能有什么底牌。

    “江辰,我给你一个机会,怎么说你也是我风水阁的人,现在你给我跪下求饶,说你错了,愿意为我当牛做马,我可以不计前嫌,饶你一命。”施文山说道。

    这句话,真的是把我给逗笑了,原来施文山才是痴心妄想的那一个。

    “康老兄,你觉得我这个提议如何,要是他给我跪下求饶,看在我的面子上,能不能饶他一命。”

    康永智阴笑着点头。

    周围的风水师,都能看出来他们两个这是想要折磨我,我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看来,现在所有的问题都已经解决了。”我淡淡的说道。

    施文山听我这样说,呵呵的笑了起来。

    “那你还不给我跪下。”施文山居高临下的说道。

    我无语的摇摇头,深吸了一口气。

    “不,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的所有问题已经解决了,是说所有的答案我都已经得到。”

    “庆阳市失踪女生的事情,我比不用多问了,本来以为你施文山是个聪明的人,我来找你麻烦只为墓里你抢走我鬼杵一事,但没想到你和康永智练手了。”

    “在这里,我可不管你是不是什么阁主。”

    说完,我紧握鬼杵,整个人冲了上去,一出手就是全力,根本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他们两个联手,如果我不能短时间力压他们,吃亏的必定是我。

    施文山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出手,两个人同时对我出手。

    康永智毕竟是五品,反应速度略快几分,倒是施文山,速度只慢了一些,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直接撞在了墙上,吐出一口闷血。

    一个鲤鱼打挺,我后退一步,手里的鬼杵翻转,朝着康永智的脑袋劈了下来。

    康永智用蛊毒恢复自己的伤势,还杀了那么多女生,单论这一条,他就必须死,施文山我本不想与他多做计较,只是想上门让他多关注一下女生失踪的问题。

    但现在看来,一切都不需要了。

    我做不到替天行道,但是康永智私杀这么多世俗之人,就必须是死路一条。

    我的实力,不再做丝毫保留,全都用在了他们两个身上。

    周围风水阁的风水师看到,全都退了开来,就算今天我在这里讨不到好处,那施文山和康永智的事情,也会被所有的风水师知晓。

    抹杀世俗人,这是风水师所犯的最大过错。

    如果真如蔡明所说,各个风水阁之间,单独管理的话,施文山和康永智联手,那庆阳市之中,绝对会鸡犬不宁。

    无论如何,今天他们两个,必须要付出代价。

    噗!

    我手持鬼杵,整个人后退,接着一口闷血喷了出来。

    施文山和康永智联手,也不是我能轻而易举对付的,这一点我必须承认。

    符篆,咒印,能出手的我都出手了,风水阁之中,现在已经成了一片废墟,所有的摆设都已经成了垃圾。

    擦掉嘴角的血渍,我站起身子,身上的气势再一次爆发开来,我的杀机,将不再有任何掩饰,朝着施文山冲了过去。

    柿子要见软的捏,施文山的境界和我一样,加上他伤的比我重,此刻要他的命,最好不过。

    “去死!”

    我大吼一声,整个人扑杀而上。

    砰!

    三道人影,同时倒飞出去,我装在一张桌子上,身上多了不少伤痕。

    现在毫不夸张的说,我就是一个血人。

    施文山躺在地上,口吐鲜血不止,康永智也好不到哪去,身上已经被鲜血侵染。

    两败俱伤。

    “风水阁的听着,现在江辰已经重伤,将无还手之力,谁要是能杀了他,我给他想要的任何东西。”康永智大吼道。

    施文山支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吐出一口血,满脸愤恨的看着我。

    “杀了江辰,我给你们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施文山也开口。

    此刻,我勉强站立,已经使不出多少力气了。

    那些个站在周围看热闹的风水师,一个个面面相觑,正在考虑这件事情的利弊。

    “这是我和施文山之间的私事,你们确定要参与进来?”我质问道。

    “身为风水师,你们步入修行的初衷是什么,是为虎作伥草菅人命吗?”

    “施文山和康永智联手,草菅人命,害了多少庆阳市的女生,你们心里都清楚,这件事情闹到了那种程度你们也清楚。”

    “我杀了康永智的儿子是不假,但你们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杀了他儿子。”

    “蛊师也是风水界的人,两界之间可以有交易,但是康永智的儿子给世俗界的人下蛊,试图想要人命,这样的蛊师,该不该杀。”

    “康永智为他儿子报仇,找我就是,我有杀他儿子的理由,他有杀我的理由,杀不了我那是他实力不行,但是他为了疗伤,草菅人命害了这么多的局外之人,那他该不该杀。”

    “各位都是步入修行的风水师,修的都是一颗道心,难道你们愿意为了这样的两个人,断送了自己的道路吗?”

    我暗自运转小周天,用来恢复一些元气,顺便用言语来拖延时间,如果这些个风水师动手,那我必定死在这里,就算是我想逃,也根本逃不走。

    那些个风水师,本就在犹豫,现在被我这样一说,又加了几分犹豫。

    “不要听他胡说,你们别忘了,风水阁现在需要大家一起来管理,没有了京城的束缚,你们还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到时候金钱权利,世俗想要的一切,你们都可以得到。”施文山挑拨离间的说道。

    “蔡铭,你应该有儿子,有家人吧,你是不是忘了,你儿子上京都大学,被人冒名顶替的结果了,你身为风水师,却因为要避嫌,不能干涉世俗的政务,所以才只能上一个二流大学,你难道甘愿自己去承受这些不公吗?”施文山字字诛心的说道。

    “江辰他才多大,他知道江湖险恶吗,他知道你所承受的不公吗,他知道你儿子差点为此自杀吗,当时要不是我,你儿子现在说不定在那个二流大学窝着呢。”施文山添柴加火的说道。

    我看着蔡铭,发现他身上的戾气暴增起来。

    人世间的不公,何止这一遭,施文山说的不错,但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和风水界有什么关系。

    世俗的不公,身为风水师不能干涉,现在施文山说的这些,就是想要彻底搅乱这个局势。

    不得不说,施文山的话,确实起了作用,越是正直的人,这个时候受到的委屈反而越大,没有人愿意去承受不公,人心都是肉长的,包括风水师也一样。

    “你别说了。”蔡铭开口说道,随即转头看向我,接着捡起地上的利刃,朝我走来。

    “对,就是这样,杀了他。”施文山疯狂的说道。

    我以为自己要倒霉了,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这蔡铭在快要到我跟前的时候,突然给停了下来,在看了我一眼之后,背过了身子。

    这是?

    “既然是阁主和江辰的私人恩怨,我等风水阁的会员,自然不能插手,世俗的不公,不该风水界的人去判定。”

    “说要动手杀江辰,就先过了我这关。”蔡铭说完,那些犹豫不定的风水师,一个个的正在做着决策。

    我真的没有想到,蔡铭会为了我站出来,我以为刚才他是真的要出手,已经做好了瞬杀的准备,只是现在,是我小看他了。

    就在我准备开口的时候,那些站在周围的风水师,一个个的亮出武器,朝我走了过来。

    这是?

    我再一次震惊,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些人,一个个的在我身前站立,和蔡铭一样将我护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