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五章阴阳交融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五章阴阳交融

    我推着她们两个后退,自己手里的符篆弹射而出,鬼杵也瞬间展开。

    鬼杵之上,金色的符文闪动起来。

    等我将房门打开,客厅之中弥漫着浓郁的阴气,挥之不去,我能感受到,在这些阴气之中,有几道厉害的东西存在,只要我们敢进去,那些东西肯定会出手。

    事情要比我想的还要糟!

    “朱莉,你老公的生辰八字你知道吗,还有他开始单独睡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我站在门口小声的问道。

    朱莉回想了一下,给我说了赵文雄的生辰八字,我掐指算了一下,顿时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赵文雄的生辰八字,属于半阳极阴之象,是最容易招惹这些东西的。

    “你老公是什么时候开始和你分房的。”我再次问道。

    朱莉回忆了一下,开口说道:“有两个星期了。”

    我看了朱莉一眼,接着转头看着客厅的那团阴气,聚而不散,鬼气森森的,加上我下午过来,到了晚上,这东西是有备而来啊。

    “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了,今天晚上是你老公的最后一天了。”

    丹妮尔和朱莉都是一愣。

    “你什么意思?”朱莉问道。

    “那东西想要你老公的命,刚才我根据你提供给我的八字,我推算了一下,你老公的命格虽然是招阴的命格,但是却不是早夭的种。”

    “他和你分房睡,是因为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之所以每天晚上日天日地日空气,那是因为那东西在吸取他身上的精阳之气。”

    “等到你老公身上的精阳之气宣泄的差不多了,就是那东西下手的时候了,今天晚上是最后一晚上了,等到你老公身上的最后一口精阳之气宣泄而出,就是他真正的死期。”

    “希望我们来的不算晚。”我唏嘘了一句,接着转移话锋,对着丹妮尔说道:“朱莉留在这里还有用,这屋子里面的东西不干净,你跟着一起,多少我都要分神去注意你,不如你直接在楼下等着,问题解决之后,你在上来帮忙。”

    丹妮尔本想陪着朱莉的,但是听我这样说,也就识趣的下楼了。

    现在,门口就剩下我和朱莉两个人了。

    我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才过午夜,想要吸取男人身上的精阳之气,须等到午夜交错之时才能成功,也就是半夜十二点左右。

    现在我还有时间,不管最终的结局如何,我都要努力一把。

    我看着朱莉说道:“朱莉,要不要救回你老公,还要看你了。”

    “普通人的眼睛,是看不到那些东西的,现在我就告诉你,这屋子里面是个什么情况,客厅之中已经被阴气占据,我能感受到里面有几道鬼气缠绕,说明有脏东西想要对付我们,为的就是我们阻止我们救你老公。”

    “现在我们还有一些时间准备,具体的问题我来不及给你解释,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就可以,否则前功尽弃之后,没有人能把你老公救回来。”

    在听到我的声音之后,朱莉郑重的点点头。

    “江辰,你说什么我做什么。”

    我想了一下,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符篆,接着我又咬破自己的手指,将符篆上的符文给改了一道,接着用手里的符篆,将朱莉的眼睛给蒙上了。

    除了这道符篆之外,我在她身上又张贴了不少的符篆,为的就是防止屋子里面的那些东西靠近朱莉。

    “现在我在你身上下了符咒,一会我先进去,等把客厅的东西处理完毕,你在进去,进入之后我会想办法打开你老公房间的门,到时候那东西肯定会和我不死不休,但是你要做的就是走到床跟前,然后躺上去就行。”

    “整个过程切记,千万不能撕掉蒙着你眼睛的符篆,这是你家,陈列摆设你应该比我清楚,所以你只能抹黑到你老公的床上,至于要发生什么,你应该懂得。”

    “我拖住那缠着你老公的脏东西,那东西知道我要往回拉人的时候,肯定会想办法卸掉你老公身上的最后一股精阳之气。”

    “所以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你要配合你老公,完成那个啥。”

    说我不能说的太明白,想来朱莉也是知道我什么意思。

    男女之事,又称之为阴阳交融,赵文雄身上的精阳之气想来就只有一股了,朱莉是他的老婆,所以这阴阳交融的事情只能朱莉上了。

    见朱莉点头,我手持鬼杵走了进去。

    原本就在客厅之中凝聚的鬼气,见我进来直接就扑了过来。

    “上清碧落,下至黄泉。”

    “乾坤有道,阴阳无极。”

    “离艮断生,轮转九幽。”

    念完咒语,我手里的符篆飞了出去,红色的符文闪烁起来,直接将这些鬼气包围,我手里的鬼杵翻转,朝着那些个鬼气斩了下去。

    这些个鬼东西,一个个的实力太弱,想要拦住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随着我灭掉的鬼气越多,客厅之中的阴气涣散的也就越快。

    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客厅中凝聚的鬼气全都涣散开来。

    “进来。”我大叫一声。

    朱莉从门口走进来,站在了卧室的门口,我抽出一张黄符贴在卧室的门上。

    我双手掐诀,道道咒印加持在符篆上。

    “开!”

    随着我的一掌拍到门上,卧室的门砰的一声被打开。

    我打开卧室的灯,不等我反应过来,一道红色的鬼影就到了我的面前,一道鬼爪甚至朝着我的脖子抓了过来。

    我推开朱莉,整个人往旁边一侧,躲过了这脏东西的一击,不过我身上的衣服被她给撕烂了。

    看着卧室之中,赵文雄像狗一样的趴在床上怼空气,而且一身皮包骨头的,我也是一脸的惊叹。

    “时间不多了,要快!”

    朱莉点头,伸手朝卧室里面摸去。

    我抽出符篆朝着那红色的鬼影甩了过去,接着将卧室的门紧闭,又将镇压铜镜给拿了出来。

    那道红色的鬼影站在客厅,乌黑浓密的长发将她的五官遮挡住,我看不清她的鬼脸,也不想知道她长得什么样。

    这东西身上精阳之气精纯,鬼力浓厚,已经达到了厉鬼级别。

    赵文雄身上的精阳之气,怎么可能这么雄厚。

    我现在开始有些怀疑眼前这阴魂了。

    “哪来的臭道士,敢坏我的好事,就凭你也想从我手里抢人,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在我分神的一瞬间,这女鬼朝我再次扑了过来,我手里的鬼杵金光弥漫,无数符文闪烁,我抽出一张符篆,贴在了鬼杵上,在那女鬼要扑过来的时候,我猛地挥动,朝着对方的鬼体劈了下来。

    结果,这东西的鬼体砰的一声散开,接着又在我的身侧凝聚出来。

    我轻皱眉头,现在不是和这东西拼的你死我活的时候,而是要给朱莉争取时间,只要阴阳交融,那赵文雄的命就算是抱住了,否则的话还是难逃一死。

    这女鬼刚开始,对我不断的偷袭,不过我守在门口,她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冲进去,到了最后可能知道了我的目的,直接肆无忌惮的冲撞起来。

    “找死。”

    我手里的镇压铜镜直接甩了出去,不过还未镇压的住这女鬼,就被对方一爪子给拍到了沙发下面。

    而我手里的符篆,也几乎是消耗一空,就算是厉鬼,身上的鬼气浓郁到可以不惧怕任何符篆,但是这符篆落到身上还是对其有一定伤害的。

    可眼前的这只女鬼,虽然还不到厉鬼的级别,可是实力已经有了。

    符篆对她的伤害根本就不够。

    我翻转手里的鬼杵,用尖锐的部分,划破了自己的手掌。

    鬼杵沾染了我的鲜血,上面的金色符文更加炫目,就算是眼前的女鬼,看到之后都忍不住后退。

    “受死!”

    这次我不再守着门口,伸手一甩,飞溅了不少血在门上,接着就朝着女鬼扑打过去。

    女鬼虽然害怕,但并没有后退几步,竟然用自己的鬼体硬抗我手里的鬼杵。鬼杵落在这女鬼的身上,就像是烧红的铁棍突然泡到水里一般,发出滋滋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