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布娃娃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布娃娃

    竟然没用?

    还真的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啊,换做其他厉鬼,遇到我的血就算不死也要她脱一层鬼皮了,可落在这女鬼的身上,竟然只是滋滋几声。

    就算是我打散她一块鬼体,几乎就是瞬间的功夫,这涣散的鬼体就会再次凝聚起来。

    奇怪,怎么会这样?

    一时半会的,我也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不管如何这女鬼必须镇压住才行。

    我带血的手掌,直接朝着这东西的天灵给压了下去,结果这女鬼反抗,身上的鬼气暴动起来,朝我身上打了过来。

    我在朱莉的客厅,直接画出一道弧形给落在了地上,摔得我全身骨头都要散了。

    从地上站起来,我有些不敢相信,看着自己的手掌,在看向那女鬼,到现在了还是没事鬼一样,丝毫没有受了伤的样子。

    反倒是我,现在一身的狼狈,有些不知所措。

    刚才我的手掌按到她的天灵上,就感觉自己的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你是打不死我的。”女鬼得意的说道。

    我紧蹙眉头,看着眼前的女鬼,抽出一张黄纸,咬破自己的手指开始在纸上画符,那女鬼也不着急,就在一旁淡淡的看着。

    等我将黄符画好,那女鬼都没有动一下。

    “我说你就不要忙活了,任何符篆对我都是没有作用的,就是武当山的牛鼻子老道,老娘我都吸过几个,就你这毛头小子道行还不够。”

    “现在用血画的符篆,你觉得对我又有几分震慑力。”

    我这是被鄙视了啊,见那女鬼一脸淡定的神情,我催动手里的黄符,朝着女鬼挥了过去,结果符篆打在那女鬼的神色,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没有起丁点波澜。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

    那女鬼见我的符篆没有起任何作用,得意的笑了起来。

    “我就说吧,你还不信。”

    见那女鬼咯咯笑了起来,我也呵呵笑了起来。

    女鬼见我也跟着笑了起来,顿时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你笑什么?”女鬼质问我说道。

    我停了下来看着她,反问道:“那你笑什么。”

    “我笑你无知,想要螳臂当车。”女鬼道。

    我呵呵一笑开口说道:“我笑你蠢笨如猪。”

    那女鬼一脸愤怒的看着我,身上的鬼气再一次涌动起来,见她要动手,我也不着急,而是站在了朱莉所在的卧室门口。

    这我和女鬼已经纠缠了有一个小时了,里面怎么说都该完事了吧。

    “你先不要急着动手,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我赶紧开口说道。

    那女鬼见我不准备出手,停了下来。

    “其实你有机会出手抽走里面那人的最后一股精阳之气的,为什么偏偏和我在这里耗费时间呢。”

    听到我说的这些,女鬼呵呵一笑。

    “最后一股精阳之气,哪有你这送上门来的有吸引力,你身上的精气这么浓郁,精阳之气肯定更足。”

    “里面那人我就发发善心放他一马,不过你嘛,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现在我就吸了你的精阳之气。”

    这女鬼说完,张牙舞爪的朝我扑了过来,我的手段现在对她无用,所以只能用躲避的方法。

    “你知道,我刚才的那道符咒,为什么对你一丁点作用都没有吗。”

    女鬼停下,我重新站在了卧室门口,女鬼不解的看着我,我看着她呵呵一笑,说道:“这道符篆不是给你准备的。”

    “小贱人,我弄不死你,你看看我能不能毁了你的本体。”

    说完,我一把推开卧室的门,那女鬼脸色瞬间大变,朝我扑了过来,不过下一刻,这女鬼就从卧室之中倒飞出来,撞在了客厅的墙上,浑身鬼气涣散,狼狈不堪。

    我从卧室走出来,擦掉嘴角的血,看着那女鬼惊慌的表情,将手指上挤出的一滴血,抹在了左手拿的布娃娃头上。

    啊……。

    顿时,整个房间之中鬼气弥漫,那女鬼的鬼体开始涣散开来,我说怎么一开始,这用在她身上的符篆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面,对她一丁点的作用都没有。

    我用血画出的符篆,打在她的身上就是想看看,眼前的这只女鬼是不是本体。

    结果符篆落在她的身上,没有起任何作用,所以我就猜测,她还有本体存在。

    只是,她的尸骨不可能出现在朱莉的家里,唯一的可能应该就是有饲主,我刚才闯进卧室,看到这布娃娃的头上有血渍渗透出来,应该就是我的血刚才摁到那女鬼的天灵,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可以说我所有对这女鬼施展的手段,都是施展到了这布娃娃的身上。

    现在,我拿到这女鬼的本体,重创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现在知道自己有多蠢了吧。”我得意的说道,紧接着抽出一张符篆,点燃之后准备烧毁这个布娃娃。

    只要烧了这布娃娃,这女鬼必定面临着魂飞魄散,就算我不出手,她也必死。

    “不要,求求你不要烧了我。”女鬼恳求的说道。

    “只要你不烧我,我愿意将精阳之气还给这男的。”

    我手一顿,看着趴在地上的女鬼,将手里的火熄灭。

    “去吧,给你半个小时。”

    我话音还没落,那女鬼就冲到了卧室里面,不到半个小时,这女鬼就飘了出来,只不过她的鬼体稀薄了几分,有她的本体在手,我不怕她耍花样。

    “现在,能不能将我的本体还给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女鬼恳求到。

    我看了看手里的布娃娃,将这东西还给她,和放虎归山没有什么区别。

    “想要你的本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说完,我从沙发底下找到自己的镇压铜镜。

    这女鬼还想和我交谈些什么,但是被我无情的镇压了。

    将这布偶收好之后,我敲了敲朱莉卧室的门,告诉她可以出来了,接着又给丹妮尔打了一通电话。

    等到丹妮尔上来,朱莉也穿好衣服从卧室里面出来。

    “怎么样,怎么样!”丹妮尔一脸着急的问道。

    “已经解决了。”我回答道。

    朱莉和丹妮尔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朱莉,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江辰,真的是太谢谢你了。”朱莉说道。

    “先不要急着谢,听我把话说完。”我打断朱莉的话说道:“明天去买个避子的药吧,你老公这一股精阳之气,是不足以让孩子成型的。”

    “所以我说这话的意思,你应该明白的。”

    朱莉点点头,丹妮尔站在旁边,一脸不解看着我,刚想要开口,我就站起了身子。

    “我去卧室看一下,你们坐一会。”

    我一个人来到我是,赵文雄还是昏迷之中,虽然那女鬼把精阳之气还给了他,但是看他现在虚弱的样子,只能慢慢的补回来了,最起码这一年的时间,他是恢复不到往日的强悍了。

    我来到拿走布娃娃的地方,发现在桌子上还有一只沾血的杯子,里面的清水已经被鲜血染红,这应该不是我的血。

    看着还在昏迷的赵文雄,我掰开他的手,发现他的十根手指头上都是小伤口。

    赵文雄就是这女鬼的饲主,之所以晚上要单独睡,应该就是为了和这东西一夜**。

    我从房间里面出来,朱莉在和丹妮尔哭诉,怎么她老公会摊上这么一个事。

    见我出来,朱莉收起哭腔。

    “朱莉姐,你老公出事前,有没有什么异样?”

    “还有这个布娃娃,你有没有什么印象。”

    说着,我将布娃娃拿了出来,放在面前的茶几上。朱莉和丹妮尔看了几眼,朱莉摇摇头,看样是没有什么印象了。

    “我老公出事前,一切都好好的,不过他和我分房的前一天晚上回来,抱了一个箱子回来,说是别人送他的礼物,还说送他礼物的这个人和他有过节。”

    “那礼物我老公打开看了,是一尊观音的塑像,尤其是那观音的五官和真人几乎是一样的,当时看到这观音塑像的时候,我老公就说晦气,想要把这东西给扔了,我看这观音塑像不错,就算是市面上的手雕的观音,都没有这么精致的。”

    “所以当时,我自作主张的就把这观音塑像给收了起来,结果第二天晚上,我老公回来就不怎么搭理我了。”

    “至于这个布娃娃,我不记得我们家有,我也可以确定,这也不是我老公带回来的,你要是不拿出来,我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