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八章丑人多作怪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八章丑人多作怪

    重新回到出租屋,因为昨晚我在酒店陪着陆晴晴,对于从朱莉家镇压而来的女鬼都还没有了解,既然牵扯到了太阴观音,那这个事情我不得不谨慎起来。

    上次八宝天葬穴跟前,凌苏没有对我动手,只是带走了太阴观音,这次这东西又出现了,可能不是什么好事。

    将门窗封死,拿出昨晚上的布娃娃,接着我一抖镇压铜镜,那女鬼的身影显现出来。

    “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真的不敢了。”女鬼趴在我的面前不断的磕头求饶。

    放虎归山的事情我肯定不会做,放她走可以,但是她的这本体娃娃必须留在我的手里,要是没有东西牵制她,说不定下一刻倒霉的就是我了。

    “大哥,我真的真的不敢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况且我已经把精阳之气还给那臭男人了,怎么说也算是将功补过了。”

    “况且,人家只是一个小女子拉,你高大威猛,英勇无比,肯定不会和我这样的女**丝一般计较的。”

    “求求你行行好,放过我吧,我会感谢你十八辈祖宗的。”

    我呸!

    丫的,现在是不是有些分不清形势啊,还感谢我十八辈祖宗,我还铲了你妈咪的远古巨坟呢。

    “你别说话。”我呵斥的说道。

    “我问你,你是怎么到赵文雄家里的,和太阴观音又是什么关系。”

    这女鬼听我这样问,也是一脸的懵。

    “我不懂你说的什么。”女鬼说道:“至于我是怎么到那臭男人的家里,这就更好解释了,还不是他自己硬把我抢回去的,他要不把我抢回去,能是现在的下场吗。”

    抢回去的?

    这什么情况。

    我无语的看着这女鬼,手里的鬼杵瞬间展开,架在了布娃娃的脖子上。

    抽打这女鬼,等同是打在了布娃娃上,她是感觉不到任何痛处的,但如果是这布娃娃有什么损伤,那女鬼同样的要受伤。

    见我要对她的本体动手,这女鬼赶紧直起腰板伸手阻拦。

    “别别别,大家有话好好说嘛,动手动脚的多不好,再说了你这么英雄,这么有男人味,不会和我一般见识的,你想知道什么,你就问,我一定如实告知。”

    见女鬼如此的‘真诚’,我想了一下,又问了同样的问题。

    “太阴观音,和你什么关系。”

    女鬼听到这个问题,无语的看着我,展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说道:“哥,我是真的不知道你说的太阴观音是个什么东西。”

    “不过在那臭男人的家里,除了我这个阴物之外,还有一只东西,它的本体是什么我不清楚,我到的第一天晚上,它就和我斗法,整个屋子里面全都是它的头发,要不是我的灵体不承伤害,我还真的打不过它。”

    “至于你说的太阴观音是不是这个东西,我是真的不清楚啊。我就是这臭男人从别人手里抢来的,仅此而已啊。”

    这就奇怪了,一个大男人,好端端的会去抢一只布娃娃?

    就算是知道这布娃娃里面是女鬼,谁还敢再拿回去,恐怕早就已经避之不及了吧。

    还有那太阴观音,现在可以理解为是有人要陷害这赵文雄,因为这布娃娃的问题,太阴观音没有得逞,所以落荒而逃?

    现在唯一的解释就是如此,我看着趴在地上的女鬼。

    “我很好奇,你一只堪比厉鬼的存在,赵文雄为什么想要抢你回家?”

    说到这,那女鬼羞愧的低下了头,我见她这个样子,就更加疑惑了。

    女鬼支支吾吾的,好半天之后才开嗓道:“还不是我主人,说人家花样多,晚上只需要供奉一杯血水,就可以让男人体验赛神仙的感觉。”

    “这臭男人听到花样多,就不要命的要把我抢回去,弟弟你还小,可能还不懂花样多是什么意思。”

    我呸,去你奶奶的二驴腿。

    什么花样多,欺负我小是不是。

    “既然是玩花样,那你为什么要吸他的精阳之气?”我无语的问道。

    说道这里,这女鬼还来劲了,无奈的说道:“那是我要吸的吗,我也是没办法啊,还不是主人的命令,说是要我吸死他,等吸死他,我就能自由。”

    主人?

    “那你主人是谁?”我问道。

    “不能说。”

    嘿,我这暴脾气。

    我用鬼杵顶在布娃娃的心口,那女鬼见状,赶紧开口说道:“我说我说,我说还不成吗。”

    “主人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不清楚,我听别人称他为郑道长,是武当山的道士,其他的我是真的不清楚。”

    武当山!

    郑道士!

    当时高雄身边的郑楠,不就是武当山的道士吗,因为武当山有事,所以离开了,到现在我没有出现,而我与他之间,也并没有多少联系。

    不过,当时因为高雄儿子的事情,我去找凌苏和凌桐林算账的时候,郑楠还出手重伤了凌苏,也算是关键时候救了我一命。

    现在这女鬼说她的主人就是武当山的郑道长,这会不会是个巧合,或者说是其他姓郑的道士。

    不过在没有得到确切的证据之前,我还是保留自己的猜测吧。

    “你确定你没有骗我?”

    女鬼一脸无奈的说道:“大哥,我的命都在你手里捏着,要不你就一棍子敲死我吧,不带你这么问话的,动不动就威胁人家。”

    看来,这家伙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那武当山的道士为什么要让她吸死赵文雄呢,玄学界自然也包括这些占山为王的各门各派,不能与世俗有牵扯,更不能随意斩杀世俗的人,现在武当山的道士借用这些阴魂要吸死人,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我看着这女鬼,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将其留在身边,先不说有没有用,只要把她捏在手里,就能找到她嘴里所谓的主人了。

    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武当山这个地方的道士,还真的是藏污纳垢。

    “行了,我想要知道的事情都明白了,你继续会镇压铜镜里面待着。”

    说完,我拿出镇压铜镜,准备将其镇压进去的时候,这女鬼一个躲闪,躲过了我的出手。

    她的本体在我手里,我也不怕她对我出手。

    “大哥,你看我美不美!”

    躲过我的镇压,这女鬼躺在了地上,这副妖娆的模样,就像是古代青楼的女子一般。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手里的镇压铜镜直接压了上去。

    “真是丑人多作怪。”

    我想不通的是,这赵文雄到底是个什么来路,竟然能让两路人对他同时出手。

    八宝天葬穴那边,是凌苏带走了太阴观音,当时她还拉拢我来着,只要我愿意归顺,太阴观音娘娘就能消掉我身上的鬼咒。

    现在再次听到这太阴观音的消息,不免觉得有些太过可笑。

    而我身上的鬼咒,具体怎么来的,我根本就不知道,上次下墓,我本想寻找关于鬼咒的秘密,可是结果被人摆了一道,差点没有成为他人的陪葬。

    看来,想要知道是谁送的太阴观音,还得问问赵文雄才行。

    我联系了一下朱莉,一来是问问她老公醒来没有,一来是想约个时间,问问关于这太阴观音的来路。

    只不过,现在赵文雄虽然醒了,但是整个人虚的很,根本就和人交谈不了。

    无奈之下,这件事情我只能暂时放下。

    将出租屋重新打扫了一下,我给陆晴晴发了消息过去,问她要不要重新搬出来住,结果她拒绝了我,说是住在宿舍挺好的。

    我没有强迫,毕竟现在我们两个之间,要面对的问题有很多,加上这短时间我要忙风水协会的事情,可能会顾及不到她的感受。

    在宿舍住的话,有几个舍友陪着,倒也不显得那么孤独和无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