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八十五章诈尸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八十五章诈尸

    几乎是同一时间,所有人都抬头看着上空。

    我感觉手里的罗盘有异动,低头一看,发现这里的磁场也乱了。

    “别耽误时间,找车过来将棺材拉回去,放在可以避雨的地方。”我大喊道。

    “刘主任,打电话回去,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用什么人,我现在需要用到大量的五谷还有朱砂香烛,除此之外,我还需要大量的桃木,棺材拉回去之前,这些东西都要准备好。”

    之前我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就算是如此,我也是按照最坏的打算来的,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的情况连我最坏的打算都给推到了。

    事情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听我这样一说,那些挖棺材的人都有些后怕,甚至有人都想趁机溜走。

    “各位,你们是刘主任找来的,现在要是离开,这棺材里面的尸体要是发生什么问题,第一个找的就是你们,听我一句话,大家合力将棺材给弄出来,我保证你们安然无忧。”

    被我这么一‘威胁’,这些人虽然极度不愿意,但还是无奈的接着清理棺材。

    随着棺材被清理出来,我也看到了这是个什么样的棺材。

    铜角金棺。

    好大的手笔啊。

    看着地上的棺材被清理到地面上来,不等我仔细去观摩一二的时候,有人在棺材坑里又挖出来一块青色的石板。

    我来到坑里,看着地上的青色石板,上面刻画着镇尸用的符篆还有悼文,在石板的正中心还有一幅八卦图呈现。

    这块石板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严重的是这刚弄出去的棺材,是镇尸专用的铜角金棺。

    很多人听到这铜角金棺,就以为这棺材是用金子和铜打造的,其实不然。

    铜角金棺,是指棺材顶上四角,每个角上都镶嵌一只镇馆麒麟兽,而这只镇馆麒麟兽,在这里称之为角。

    至于所谓的金棺,其实是钉棺材所用的钉子,如果真的是黄金,那么软的金属,根本是钉不进去,而这钉棺的钉子,也不是普通的钉子。

    古代的时候,都是由打铁匠锻造,经过黑狗血几次催火之后,钉子就会呈现金色,这东西现在已经不多见了,没想到却在这里遇到。

    铜角金棺还不算,这绑在棺材上的几条铁链,恐怕也不是什么俗物,现在上面散发着尸气,虽然只是几道,但如果棺材里面的尸体真的要爆发,那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我让帮忙的人全都后退,最好不要碰到这棺材,等到拉棺材的车上来,众人合力将棺材给台上车。

    “江辰,这棺材拉回去之后放在哪里?”刘主任担心的问道。

    放在什么地方,还真的是个问题,这尸体什么情况还不清楚,要是真的发生尸变我拦不住的后果就是伤人。

    放在刘主任的家里,无疑就是放虎归山,唯一的办法就是一把火现在给烧了。

    “先找一块空地放着吧,我让你准备的东西,现在都准备的怎么样了。”我问道。

    “已经在买回来的路上了。”

    我和刘主任跟在车子的后面,刚开始还没有注意,直到看到车上有黑色的污水留下来。

    我伸手摸了一下这黑色的污水,还未放到鼻孔下面,顿时一股子恶臭就传了过来。

    追上那拉棺材的车子,还没等我让车子停下,天上再次划过一道旱天雷,接着整个天空都暗了下来。

    一声巨响,弄得所有人都胆战心惊。

    “老刘,这你父亲请坟,你也不说找个先生过来看看,你看看这什么情况,天上打雷不说,还弄得我们这些人是人心惶惶的,这要不出事还好,这要是出了事,可就成了笑话了。”人群中一人说道。

    刘主任和我并肩站立,我没有开口,刘主任只是尴尬的笑了笑,现在我没闲工夫和他们浪费口舌,这些人的言外之意是什么,我又不是傻子,自然能听得出来。

    就在众人迟疑的这一下,天上再次传来一声巨响,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将阴沉的天地,照的犹入白昼一般。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豆大的雨滴就落了下来,顷刻间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所有人都往家里跑,我让开车的司机赶紧将棺材拉回去,现在根本就不可能再挑地方了,只能先抬到刘主任家的院子里才行。

    “刘主任,你赶紧回去,在院子里搭一个临时的避雨棚,这棺材先放到你家院子里。”

    刘主任应和了一声,快速跑回去。

    我跳到车子上,看着眼前的棺材。

    倾盆大雨的冲刷,棺材上的泥土混合着泥水落下,棺材上刻画的梵文也都变得清晰起来。

    镇尸棺!

    又是镇尸用的,这刘主任的父亲,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事情,需要用到这么多镇尸的东西来压制住他的尸身。

    虽然心存疑虑,但想要事情水落石出,还需要开棺才能知道。

    一直到刘主任的家里,在众人的帮助下,将这木棺给抬到了院子里放在折叠雨棚下面。

    此刻,先不说倾盆大雨,单单是天色就和傍晚差不多。

    咔嚓!

    又是一道惊雷划过。

    啊!

    一声尖叫传来,我被吓了一跳,众人纷纷看去,发现在避雨的众人之中,有一人面色惊恐的看着院子里的棺材,手指着棺材,还不停的抖动。

    “棺材,棺材刚才动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死死的盯着棺材,包括我也是一样。

    “动你吗类隔壁!”人群中有人破口大骂了一句。

    毕竟这样的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我盯着棺材仔细看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这棺材被挖出来导致掉漆还是什么,黑色的污水正从棺材上落下来,混到地上的雨水之中。

    刘主任大骂了一通,将所有人都请了出去,接着将院子的门给关上。

    “我之前让你准备的朱砂,现在赶紧拿出来,洒在这棺材的四周。”我说道。

    刘主任不敢大意,和他妹妹刘巧一起动手,将买来的半袋朱砂全都洒在棺材四周。

    做完这些,我有些放心不下,又在棺材上贴了几张符篆。

    按理说,现在应该是正午时分,太阳最毒辣的时候,可谁能想到下起了倾盆大雨。

    返回屋子,我站在窗户跟前盯着院子里的铜角金棺,如果是太阳毒辣的时候,起棺多少还能被阳光压制几分,现在阴雨蔽日,要是贸然开棺,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麻烦。

    “江辰,这棺材有什么不对吗,你一直盯着。”刘主任问道。

    我收回目光,深吸了一口气。

    “恐怕会有麻烦,你看看棺材底,能看出来什么不。”

    刘主任听我这样说,疑惑的趴在窗户上看了起来,没过多久也是倒吸一口冷气。

    “怎么会这样,这外面的气温也不低,怎么棺材底会挂上冰霜?”

    刘巧也是一脸惊悚,这样的场景,恐怕从记事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见识过吧。

    “棺材底下之所以会挂冰霜,那是因为里面的东西,阴气太重,极阴之物周围的东西,自然就会结成冰霜。”

    “刚才有人说棺材动了,我相信他应该不是看花眼了,在他叫了之后我看过棺材,确实有轻微的翘盖痕迹。”

    “现在是下雨,不能贸然开棺,要是拖到晚上,恐怕事情会更加的棘手。”

    说道这里,我迟疑了一下,继而开口说道:“这样,你就站在窗户跟前盯着院子里面的棺材,我现在需要静下心来画符镇压棺材里面的东西,要是棺材动了的话,你立刻叫我。”

    这个时候了,我也不管刘主任答不答应,而是来到自己的屋子里面,将东西从我的掌心符文中取出,在沉心静气之后,我就开始落笔画符。

    “一点天清敕魂镇。”

    “二点上清令将出。”

    “三点镇字困天斗。”

    “四点将军镇鬼气。”

    “五点斗篆乾五令。”

    “六点此符将令存。”

    “符出乾坤有将镇。”

    “乾坤一挪尸莫动。”

    大将军镇尸符,成功。

    看着手里的符纸,收敛我的心神之后,我手里的狼毫再次落下。

    一连几张镇尸符成功,在我手里的这道镇尸符即将成功的时候,我房间的门被猛地推开,我被吓了一跳,手里一抖,这一张镇尸符宣布失败。

    “江辰,棺材动了。”刘主任惊恐的开口。

    我紧蹙眉头,拿起画好的镇尸符来到门口。

    啪!

    木板撞击的声音传来。

    我站在门口看着,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又是一声木板碰撞的声音传来。

    这次我是亲眼看到,棺材的盖板被人从里面给推了起来,足有两寸高,如果不是有铁链困着,这棺材板起的还要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