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起尸镇压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起尸镇压

    这样的情况还镇不住我,倒是刘主任一家子,看到这个情况,明显被吓得不轻,刘主任的脸现在已经绿了。

    “要尸变了。”我在心底暗暗说道,手里已经握住了鬼杵。

    棺材板还在被推起,尤其是那棺材板撞击的声音传来,真的像是一把插在心脏上的刀子,让人心惊胆战的。

    “江辰,这是咋回事?”刘主任担惊受怕的说道。

    我没开口,而是从屋子里面出来,站在房檐下面。

    “将屋子的门锁好,其他的事情先不要管。”说完,我朝着棺材走了过去。

    倾盆大雨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我拿出一张符篆,贴在了棺材上,将军镇尸符,专门是镇压僵尸的,有了镇尸符这东西倒安静下来了。

    这个时候,我根本就不敢松一口气,就在我想着如何处理这个东西的时候,棺材板上突的一声,一枚十寸长的金钉弹飞出来,正好落在了我的脚下。

    我看着地上的这枚金钉,不等我反应过来,又是突的一声,第二枚金钉弹飞出来。

    突突突!

    连着几声,钉在石棺上的金钉全都弹飞出来,落在了地上。

    我手里的镇尸符,更是不要钱的往棺材上贴,几乎是符篆刚碰到棺材,就直接给爆炸了。

    镇尸符都不管用了,这里面的东西到底有多厉害。

    下一刻,我毫不犹豫的划破自己的手掌,将手上的血抹在了鬼杵上面,顿时鬼杵之上金光弥漫。

    我紧盯着棺材的动静,随着一股危机传来,我赶紧躲开,也在这同一时间,砰的一声巨响,绑在棺材上的铁链被挣断,棺材板直接带起遮雨棚落在了一旁的角落。

    而棺材之中,此刻浓郁的尸气蔓延开来。

    还未等我靠近,一具浑身散发着浓郁尸气与怨气的尸体直挺挺的站在了棺材里面,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紧接着一双锋利的瓜子就朝我的脖子抓了下来。

    我手中鬼杵一转横在面前,接着一脚踹了出去。

    砰的一声,棺材翻到在地,这僵尸跳了出来,朝我不依不饶的扑来,嘴里还哈赤这尸气,腥臭无比。

    因为下着倾盆大雨,再加上我们两个之间交手,我发现在刘主任父亲的尸体上,是有别与其他僵尸存在的问题。

    在他的身上,如果不是伸手去碰撞的话,是根本发现不了这个问题的,再加上现在是下雨天,衣服都是贴在身上的,所以轻而易举能看到这些问题。

    下这么大的雨,我手里的符篆可以说是不起丝毫作用,就算是我祭出符篆,还未等到符篆落在这僵尸的身上,上面的符文就先被雨水给冲刷模糊了。

    也就我手里的鬼杵,对着东西还有几分压制,我的血虽然有镇尸的作用,但是前一刻印在这僵尸的身上,后一刻就被雨水给冲没了,基本上什么作用都没有起到。

    吼!

    一声闷吼,这僵尸朝天张口,一道尸气冲天而起,朝着我射了过来,我手里鬼杵挥动,将冲来的尸气打散。

    紧接着,我整个人冲了出去,伸出一手抓在他的心口,接着猛地一抓,将僵尸身上的衣服撕破,除此之外,还拔出一根五寸长的钉子,上扁下尖。

    吼!

    僵尸站在原地狂吼起来,接着就像是无头苍蝇一般,在院子里面四处乱撞。

    我站稳身子,看着这四处乱撞的僵尸,接着又看了看手里的钉子。

    难不成,这东西还有痛觉不成?

    想到这里,我再次冲了出去,随着僵尸的惨叫,我手里多了一根钉子。

    半个小时的时间,随着我将他身上的最后一根钉子拔出,这僵尸的吼叫声,几乎村子里的人都能听到,可谓是震耳欲聋的存在。

    本以为这僵尸要拼死反扑了,没想到竟然一头倒在了地上,紧接着没有了动静。

    片刻之后,见躺在地上的尸体没有了动静,刘主任打开屋子的门,探头探脑的出来。

    “江辰,我父亲这是变成僵尸了?”

    这不是明摆的明知故问吗,这个样子难道还说明不了什么吗。

    我将手里的钉子交给刘主任,自己留下一根看了几眼,这钉子上刻有符文,只是和一般的符文略有不同,具体起个什么作用,我也说不清楚。

    “这些东西,都是钉在你父亲身上的,当年你父亲下葬的时候,那煤老板有没有在你父亲身上动手动脚。”

    我这样一问,刘主任当即就泛起了疑惑,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屋子的门再次被打开,刘主任的母亲站在门口,看这地上的尸体,也不管下不下雨,从屋子里面出来就跪在了尸体跟前,紧接着就痛哭起来。

    “你这没良心的,你扔下我们娘三一个人走了,现在还有脸回来在家里闹,老娘我知道你一口气咽不下去,知道你死的怨,可我一个妇道人家能干什么,为了两个孩子我忍了这么些年,如果不是要迁坟,你现在还被人钉在棺材里面。”

    “现在你的棺材被挖出来,你还有什么不甘心的,非得闹得全家人鸡犬不宁你才甘心是不是,你这老不死的没良心,你想要怎么样,才肯让这一家人安心,折腾了我们这么久,你还有什么是不甘心的。”

    刘主任的母亲冒雨跪在地上,刘主任和刘巧也来到跟前跪在地上,丝毫不敢有任何言语,现在谁都看得出来,这件事情里面有问题。

    刘主任和刘巧不清楚这里面的事情,那是因为事发的时候他们还小,但是刘主任的母亲,是肯定知道这件事情里面的问题。

    看着刘主任的母亲跪在地上骂个不停,我站在一旁只是看着,渐渐地天上的雨也小了下来,十分钟的时间不到,就雨过天晴了。

    这场雨来的猛,去的也快,难不成真的是刘主任父亲的问题?

    我没有去丝毫这个问题,而是看着刘主任的母亲,跪在地上痛哭起来。

    刘主任和刘巧好一顿劝之后,这他母亲才从地上站起来,不过我们几个身上的衣服也都彻底湿透。

    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刘巧去熬姜汤,我被刘主任叫到他母亲的房间,进去之后发现刘主任的母亲正在床下面翻箱倒柜的找着什么东西,而且还不让我和刘主任任何一个人碰。

    我一头雾水的看着,几分钟后刘主任的母亲抱出来一只箱子。

    “妈,这是什么东西?”刘主任关切的问道。

    “这是你父亲死之前交给我的。”刘主任母亲说完,朝我看了过来。

    “孩子,你坐过来。”

    我来到刘主任母亲跟前坐下,对方将盒子交到我的手里。

    “你之前说的都是对的,这件事情之中,确实有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

    “要说这件事情,还是从我和他爹结婚那会说起,当时我们家里穷,他爷爷之前是在砖窑上班的,后来听说后山要开一座黑煤窑,给出了一天一块钱的高价,当时十里八村的人都去了,高报酬下也有高风险。”

    “煤矿开了没多久,就开始有死人的情况发生,当时死了人,煤老板都是陪一笔大钱,但还是有不少人想去,后来随着煤矿的开采,下矿的人都是好几天出不来,塌方的事情也多了起来。”

    “后来有一次,他爹满身是伤的回来,塞给了我一块玉,说这个东西能值老些钱,要是他出了什么意外,就找个合适的机会把玉卖了,也能养活这两个孩子。”

    “不管我怎么问,就是不说这东西的来历,还让我不要管太宽,他出事的前一天晚上,大半夜的突然回来塞给我一个东西,说是不管谁来问,都说没见过不知道,尤其是那煤老板。”

    “结果第二天,就传来塌方的消息,当天下坑的人都没有出来,也包括他爹,当时的人都穷怕了,人死在哪不是死,只要赔钱什么事都可以当做没发生。”

    “后来那煤老板找上我,说是找到了他爹的尸体,还给带了回来,还给我说了一大堆的东西,当时我也没有听进去,他们的意思大概就是,他爹的葬礼全由他们操办,因为是横死的,所以嘴里多了一口怨气,要是不处理好,祸及我们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