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九十章拉拢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九十章拉拢

    见这老头确实没有多少力气了,我让女鬼退下,将其镇压到了铜镜之中,接着收起了鬼杵。

    看到我这几件法器,除了鬼杵是真正的法器之外,这镇压铜镜虽然算不上法器,但也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啊,镇压阴魂厉鬼那是绰绰有余的。

    这老乞丐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看样子这身子骨确实不行了,还没活动几下,就虚了。

    “你想知道什么,直接问吧,今天老子算是栽了。”老乞丐无语的说道。

    我也不和他打哈哈,收起玩笑的心态开口问道:“就先从盘龙压尸阵说起吧,你改了整个山头的风水,为了一具尸体,有些不值得吧,就算是有怨气,只需要做一场法事就可以消除他身上的怨气,何必如此多此一举,难不成你是闲的发毛?”

    老乞丐白了我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开口反问道:“难不成,你以为老子摆这么大的一个阵,只是为了镇住这具尸体?”

    老乞丐这么一说,我坐正了身子,看来这里面确实有问题啊。

    “怎么说?”我问道。

    “这件事情说起来也怪我,而且时间太久,说起来也都是我的错。”

    老乞丐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脸上带着些许自责。

    “三十多年前,加上我是半路出道,三十来岁就到了三品的境界,当时师父也夸我资质不错,虽然修行晚了一些,但是只要努力,不比其他人差多少,加上我师父是龙虎山的一位长老,所以我的行事做派轻浮不少。”

    “后来有一次,我犯了门派忌讳,被赶出龙虎山,因为当时我不理解,所以急于想表现自己,就在云游的路上,遇到了一位东岛来的商人,后来我们两个一拍即合,在这边发现了一道古墓,看这墓的大小,绝对是将候之墓。”

    “我在风水上的造诣不错,很快就找到了墓葬所在,因为想要一个合适的理由,所以当时打的就是煤矿的旗号,刚开始都是东岛人找人前来挖墓,后来人手不够,就在四周召集村民。”

    为了不让这些村民将消息给走漏,东岛商人用了不少手段,刘主任的父亲,也是其中一个。后来墓门打开,才发现里面并不是那回事,老乞丐发现问题不对,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墓里不停的出事,很多人进去都出不来,有的人趁乱带出来一两件东西,老乞丐也就当没有看到。

    但是纸包不住火,后来有一次,刘主任的父亲偷了一个盒子出来,被那东岛商人发现,等到刘主任的父亲回去,又被安排在了下墓的队伍里面,下了墓之后,东岛商人就让刘主任的父亲把东西交出来。

    后来的事情,就有些残忍,因为刘主任的父亲不给,被人在墓里给活活打死了,加上墓里的尸气太重和刘主任的父亲嘴里含着一口怨气,老乞丐怕尸体发生尸变,就把人给带了出来,也就有了后面的这些事情。

    因为要弥补这个过错,所以老乞丐怂恿东岛的那位商人多陪了一些钱,算是弥补内心的不安。

    本以为事情到这里就该结束的,可没想到的是,那东岛商人还另有身份,他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墓里的宝贝,而是关于墓里长生不老的秘密。

    在最后一次下墓的时候,老乞丐故意找理由没有下去,结果这开墓的位置,就突然垮塌了下去,关于煤矿的事情,到这里才算是有了个了解。

    因为自己的过失,犯了大错的老乞丐准备回龙虎山受罚,结果却发现,刘主任父亲的坟,开始往外渗透尸气,而且一天比一天厉害。

    老乞丐害怕时间久了,里面的尸体真的会发生什么尸变,所以中途偷偷起棺了一次,将这里的坟穴彻底改动了一下,这才有了后来的盘龙压尸阵。

    山上堆砌这么多的巨石堆,因为害怕风水被破,所以老乞丐就在这四周讨饭吃,一来是惩罚自己,二来是守着这风水局。

    其实在我动坟的时候,这老乞丐就注意到我了,那天晚上他趴在墙上偷看我,差点被我发现,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感觉黑暗处有双眼睛盯着我的原因。

    当时本来他想阻止我的,但是见我一本正经的样子,也就没有阻拦,直到我将棺材挖出来准备迁坟,这老乞丐才选择露面,就是想要看看这尸体是不是被我给压住。

    毕竟这成了型的尸,想要简单的压制,是根本不可能的,让老乞丐没有想到的是,我真的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

    听他讲述完,我微微点头,算是认可了他说的。

    “那你让三个鬼头前来,又是做什么?”我质问道。

    老乞丐一听,叹了一口气:“三十多年前,这刘家人从墓里带出来一件东西,具体是什么我总得弄清楚吧,之所以下手,也是我猜测那老婆娘将东西交给了你,所以让这三只鬼头你把你的傍身之物给偷出来。”

    原来如此,看来对于三十年前的东西,这老乞丐也感兴趣。

    想了想,我伸手从口袋掏出一物,朝着老乞丐扔了过去。

    “就是这个东西了,一块陪葬的和田玉而已,至于其他的我也不清楚。”

    老乞丐拿着玉石在手里左看右看,最后又还给了我,这块玉在当时,确实是一块价值连城的东西,不过放在现在,知道是从土里出来的,反而没人买了。

    老乞丐坐在地上休息了好一会,天快亮的时候,这才起身:“行了小子,大家也算不打不相识,你把我这身老骨头折腾的够呛,现在我们也算扯平了,把我的那三个鬼头还给我,这件事情咱们就这样算了。”

    我拿出镇压铜镜,将那三只鬼头放了出来,接着将女鬼收了进去。

    看着我手里的法器,老乞丐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将他的三只鬼头收起来,这老乞丐也准备离开。

    “你说你这天天乞讨的,就准备这么过下去了?”我问道。

    原本准备离开的老乞丐,回头看着我,似笑不笑的说道:“怎么,难不成你还给我送敬老院去?”

    “我可没那闲情雅致,送你去敬老院,不过我有一个比敬老院更适合你的地方。”

    听我这样说,老乞丐也来了精神,想要知道是什么地方。

    “你说说看?”

    我呵呵一笑说道:“庆阳市风水协会,你觉得如何?”

    听我说道风水协会,老乞丐的表情当即就变得僵硬起来。

    “不去!”对方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是和风水协会有仇吗?直接就拒绝了我的邀请。

    “给我个理由!”我说道。

    老乞丐沉默了片刻,说道:“我可是听说,风水界现在已经乱了,原本统一听从调遣的风水阁,现在都开始各立山头,纷纷改名为风水协会,原本就不干净的地方,现在更是藏污纳垢了。”

    “庆阳市风水阁的事情,我多少都听过一些,一个万青古一个施文山,似乎都不是什么善种吧,你现在为他们做事,甚至拉拢我,他们给你什么好处?”

    施文山,万青古!

    想到这里,我无语的笑了笑。

    这老东西看来知道的也不多啊,这万青古和施文山都死多久了。

    我无语的呵呵笑起来。

    “你笑什么,庆阳市不管是风水阁还是风水协会,现在应该都还是他们说了算吧,在我这里你就不要白费心了,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但我不会加入任何一个风水协会的。”

    老乞丐说完,我叹了一口气。

    “你这老头,做乞丐做傻了吧。”我无语的说道。

    “你说的这都是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现在庆阳市风水协会,我说了算,否则我怎么可能来拉拢你,怎么说你都是五品上的境界,放在协会里面养着,当个吉祥物也不错,最起码知道我庆阳市风水协会有五品上境界的风水师镇守着,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不是。”

    “至于你说的万青古还有施文山,早就已经死了,根本都是一些不存在的东西。”

    听到这里,老乞丐的神情虽然诧异,但是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这些。

    “你怎么证明,施文山和万青古两个人联手,应该不是你能对付的吧。”老乞丐问道。

    我点点头,不否认这一点:“确实,他们两个联手,我之前确实不是对手。不过我也可以告诉你,万青古不是被我杀的,但是他死的时候我在场,至于施文山吗,是我亲自动的手,这老东西趁人之危想害我,我不可能放过他。”

    “除了施文山之外,和他一起死的还有成都风水阁的康永智,这老东西用蛊毒害我干爹,结果蠢得和他儿子一样,最后为了取出蛊母,我只能破了他的胸,从他的心脏里取出蛊母。”

    什么!

    老乞丐听我说完,满脸震惊的看着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