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第一百九十五章毁了江辰

第一百九十五章毁了江辰

    我也不着急,缓缓的坐在了沙发上,看着女鬼手里的阴魂,示意让她放手。

    这阴魂被扔到地上,我手里祭出一张符篆,只要她敢跑,我必让其灰飞烟灭。

    “现在,有没有什么话想说?”我不咸不淡的说道。

    这阴魂吓得浑身瑟瑟发抖,加上我手里的符篆,除非她真的想魂飞魄散。

    “躺在地上的这个男人,和你有仇?”我问道。

    “没有没有,我只是一个孤魂野鬼,是被人抓过来的,他说要饲养我,作为条件我得听她的话,他给我吃了一根香,说是可以帮助我修行,但同样的我得帮他弄死这个人。”

    “说重点!”我不耐烦的说道。

    这阴魂的修为弱到可怕,除了是被人抓过来的,再无别的可能,所以她说的这些,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刚才你开门进来的时候,那抓我来的人,就站在你的身后。”

    什么?

    这一句话算是说到了点子上,我有些不敢相信,眼睛死死的盯着这阴魂。

    “你确定你说的这些不是假的?”我质问道。

    “不敢说谎,我生前本就死的惨,现在可不想再死一次,在你面前我根本翻不起大浪啊,怎么可能说谎。”

    “他除了要我弄死这人之外,还要我嫁祸给你,把这人的死伪装成是你杀死的。”

    呵呵!

    原来如此。

    如果这阴魂说的不错,那门外那个想要害我的人,我和他之间又有什么仇恨,这些人我根本就不认识,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过他,他害我做什么。

    听到这里,我将这阴魂镇压,随即看向站在我面前的女鬼。

    “话说,你有没有名字,每次我想叫你,都不知道该叫什么。”我无语的说道。

    这女鬼顿时变成一副娇羞的模样靠在我的怀里。

    “坏男人,拥有人家这么长时间,都不问人家的名字,好伤心好难过。”

    “那你现在要记住哦,人家的名字叫铁锤。”

    噗!

    我差点没有一口血喷出来。

    一个女人家,哪有叫这个名字的。

    “你在玩我?”我气愤的问道。

    “哪有!人家就是叫铁锤嘛,小时候体弱多病的,我爹给我送到乡下喂养,还取了这么个名字,你以为我愿意啊。”

    我去。

    还真的是铁锤啊。

    这怎么都和闹着玩一样。

    我看着她,有些无语的说道:“那个,铁锤,麻烦你附身到这男人的身上,我需要你帮我演一出戏。”

    铁锤看着我,二话不说附身到了这段柯的身上,几乎就是瞬间,段柯就坐在了沙发上。

    “你想要我帮你演什么戏,是鸳鸯戏水,还是英雄救美,其实还有一些事情,我不好意思说出来,不过死鬼你懂得。”

    我呸!

    什么玩意都是。

    “你要是不好好说话,回去之后我就将你的本体大卸八块。”

    被我这么一威胁,铁锤立刻变得正经起来,我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这铁锤满意的点点头。

    “亲爱的,那我一会动手的时候轻一点,要是又下手重的地方,你可不要怪我哦。”铁锤说完,上来就是一脚。

    这一脚踢出了泯灭人性,踢出了狼心狗肺。

    我整个人本来坐在沙发上,被铁锤一脚给我踹了出来,直接给一头撞在了门上,这把我给打的七荤八素的,差点一口气没有吊上来。

    “你特吗和我来真的。”我不爽的说道。

    铁锤附身在段柯的身上,看着我得意的说道:“亲爱的我知道疼,但你忍忍就过去了,毕竟演戏这东西我在行,要是不演的逼真一点,外面的人怎么会相信。”

    我去姥姥的。

    接着,我就被胖揍了一顿,还不时发出几声惨叫,这才是假戏真做,我只是想找出外面的人谁是黑手,没想过真的要挨打啊。

    眼看段柯又要动手,我赶紧打开房间的大门,那些个人一个个的都不嫌事大,见我灰头土脸的样子,都是一脸唏嘘,接着不由的往后退了几步。

    “救命,救救我!”我对着众人乞求到。

    高雄见我如此,直接就先冲了进来,护在我的身前,不让段柯靠近分毫。

    高雄来到屋子里面,后面的那些人也都跟了上来。

    等到所有人都站在了屋子里面,房间门啪的一声被关上。

    我躲在高雄的身后,故意装作害怕的样子。

    “高总,看来你儿子这也是徒有虚名啊。”人群中开始有人讽刺道。

    现在关注的焦点不应该是段柯吗,怎么这焦点直接就到了我的身上。

    高雄没有理会对方,现在所有的人都在段柯的身上。

    “各位,你们为我做做主,江辰忘恩负义,和我做了一笔生意,要我上段柯的身害死他,小女子本是一阴魂,没有能力弄死这个男人,刚才江辰进来,想要弄死这男人,要我背了这个锅,还说要给小女子一个完美的将来。”

    “都说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他连鬼都骗,他不是人。我不同意他就想弄的我魂飞魄散,好在我附身在段柯的身上,他才不会将我打的魂飞魄散,这小子就是沽名钓誉的风水师,他根本就没有真本事。”

    “还请各位为小女子做主,我这就从段柯的身上下来。”

    铁锤的鬼体离开,站在众人面前还未显现出来,就直接烟消云散开来。

    高雄看着我,一脸的凝重,不等我开口,就先站了出来。

    “赶紧通知医院,先将段柯送到医院,至于要付出什么代价,我高某人一人承担。”

    枪打出头鸟啊,高雄这个时候站出来,不是惹众怒吗。

    “你负责,你怎么负责,这可是一条人命啊,刚才那东西已经说了,是你儿子想要弄死段柯,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

    “要我说就应该一命偿一命,这段柯被鬼上身,肯定是活不成了,现在只能让你儿子以死谢罪,否则这口怒火怎么能让段家平息。”

    “他们风水界有规矩,说是风水师杀了人,是要用命去抵偿的,现在就算是你,也改变不了这个规矩。”

    “高雄,把你儿子交给金城风水协会处理吧,段柯是金城的人,只有金城风水协会的人,才有资格处理他。”

    这人说完,高雄也憋着一口气,气愤的说道:“王阳朝,你不要在这里幸灾乐祸,我儿子的事情,我这个做父亲的自然会处理,用不着你在这里说三道四,现在段柯是生是死谁都谁不准,你凭什么断定他就已经死了。”

    “大家搭把手,帮我把段柯送到医院。”

    周围人面面相觑,谁都不敢上前动手,毕竟牵扯人命的东西,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

    高雄见无人上前,自己一个人准备背起段柯的时候,被我直接给拦住了。

    戏到这里,也该结束了。

    是人是鬼,也该亮亮像了。

    “是啊,风水界的规矩就是风水师不能对世俗之人动手,而这样做的唯一下场,就是死。”我淡淡的说道。

    王阳朝看着我,一脸的不屑。

    我伸手一展,鬼杵直接展开落在我的手里。

    “那么,王阳朝,你准备好受死了吗?”

    什么?

    所有人都不解的看着我,尤其是王阳朝,更是戏虐的看着我。

    “江辰,你不会是杀了人得了失心疯,也想要弄死我们这些人吧,我只不过是多说了几句而已,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吗。”王阳朝讽刺的说道。

    我呵呵一笑道:“难道人不是你杀的吗。”

    这次,王阳朝笑的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笑话,我和段柯好端端的,我为什么要杀他,而且刚才他自己都说了是你指挥那只阴魂弄死他的,现在大家都听到了,你还想狡辩不成。”

    “现在那阴魂不见了踪影,你自然可以矢口否认,你当然可以说人是我弄死的,除非你有本事,让那魂飞魄散的魂魄重新聚拢过来。”

    我呵呵一笑,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想要聚魂,很简单的事情啊。”

    我故意装作掐诀的样子,在众人面前,铁锤的鬼体正在凝聚。

    众人见到这一幕,没有不害怕的,唯独一人,脸上除了害怕还带着惊悚,这人就是王阳朝。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王阳朝直接叫了出来。

    我呵呵一笑道:“不可能?哪里不可能?”

    这个时候,铁锤的鬼体凝聚出来,出现在众人的眼前,接着朝着王朝阳说道:“主人,这都是我的错,我没有弄死段柯,也没有害了江辰,求你放过我,我还不想魂飞魄散。”

    这铁锤的演技还真的是在线啊,什么话都能说出来。

    王阳朝满脸的不敢置信,随即朝我投来目光。

    “你害我,这是什么东西,她胡说八道的是什么。”王阳朝气急败坏的说道。

    “这得问你啊,不是你用的阴魂想要弄死段柯嫁祸给我吗。”我说道。

    “不是,不可能……。”

    ……

    几次三番之后,我也不着急,看着已经乱了分寸的王阳朝,我呵呵一笑。

    “这就是你饲养的小鬼,你就是想弄死段柯。”

    “放屁,我放出来的小鬼是刚抓的,再说你不是站在面前的这只,你就是想……。”

    王朝阳的话还未说完,就直接停下了,我要的就是这句话。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王阳朝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

    “好啊,原来你在这里等着我,是我小看你了,就算是我那又如何?”

    我呵呵一笑,没有说话,弄醒段柯之后,和高雄离开了酒店。

    这里的事情处理完毕了,已经没有需要我的地方了,至于是谁害的段柯,我想众人也都清楚了,要是还不清楚,那这些人就不能是人,而是猪了。

    将高雄送回去之后,我一个人走在路上,没多大一会铁锤就来到了我的跟前。

    我一路狂奔,跟着她来到市中心一栋废弃的楼下面。

    “王阳朝从酒店出来之后,就来到了这里,和你猜想的没错,在他来这里没多大一会,就有一个身穿黑衣的人前来。”

    铁锤说完,我将她收到了铜镜之中,接着开始上楼。

    没走多大一会,就听到有声音从楼上传来。

    “主人对你这次的做法很不满,你不但没有完成任务,还让江辰倒打一耙失了先机,本来完美的计划,现在只能就此落空,你说你该有什么样的惩罚。”

    这说话的声音不是王阳朝。

    “我错了,我下次一定注意,还请您告诉主人,下一次任务我一定完成,请他放心就是,我一定会像办法毁了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