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第一百九十六章直接打残吧

第一百九十六章直接打残吧

    我躲在暗处,听到这样的大话,差点没有笑出来。

    王阳朝的实力根本不足为虑,我动动手指就能弄死他,本就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他却这么大言不惭的还想着毁了我。

    我忍着没有笑出来,而是继续听着。

    “毁了他?”接着就是一阵嘲笑的声音传来。

    “自以为是的东西,你知道你现在最有用的价值是什么吗?”

    “你的价值只能是死,都把人给带到这里来了,你还想着毁了他,你是在逗我玩。”

    发现我了?

    我躲在暗处没有动弹,接着就是一声惨叫,伴随而来的是嘭的一声闷响,像是什么东西从楼上摔下去了一般。

    “都是老熟人了,来了都不说出来见一面吗。”

    熟人?

    我不在迟疑,手持鬼杵走了出来,借助月光可以看得到,站在不远处的那人,身穿黑色的长袍斗笠,而且还是背对着我的。

    除了这人之外,却不见王阳朝的身影,刚才的那声惨叫,就是这家伙的声音。

    “哎,没想到我们还是见面了。”那穿着黑袍的人幽幽的说道。

    我站在原地呵呵一笑。

    “你谁呀!”

    那身穿黑袍的人身子一抖,猛地转身看着我,将带在头上的帽子卸掉,我这才看清对方的容貌。

    “你这负心的男人,当初爱的老娘无法自拔,现在这么快就忘了,你是不是想死。”

    看到对方的容貌,我这才看清这是什么人。

    萧薇儿!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当时谁,原来是你,看来现在我也不用问了,你是来对我下手的,我们是先热个身再打,还是现在直接打。”

    听到我的话,萧薇儿身子一扭,将我举起的鬼杵按了下来。

    “臭男人,就喜欢打打杀杀的,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初恋,就算是要打也不是和我打。”萧薇儿娇羞的说道。

    这一下,差点没把我给恶心死。

    “坏男人,你就这么想和人家打起来啊,你说你要是从了主人,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可你就是个硬骨头,偏偏和主人作对,我一个弱女子还能怎么办。”

    萧薇儿说这话的时候,神情之中满是‘伤心’。

    “你主人是谁?”我不爽的问道。

    萧薇儿踱步而走,来到我的面前:“太阴观音娘娘喽。”

    太阴观音!

    “这么说,你和凌苏之前是一伙的。”

    萧薇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哪有,人家和她才不是一伙的,我和她还有些恩怨呢,听说上次她来找你麻烦的时候,被你给弄死了呢,我可不像她一样粗鲁,都是你的女人,我当然要贤惠一些。”

    “不过,你还没有答应人家,到底要不要投靠主人吗,你身上的鬼咒,主人真的有办法帮你解去。”

    听到这里,我呵呵一笑道:“是吗,无功不受禄,不麻烦她,不过你回去告诉太阴观音,要它不要在从我身上下功夫。”

    “还有你,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最好正常一些,不要和山上的野狐狸一样,骚的没边。”

    “还有像王阳朝这样的货色,就不要在派出来祸害我了,真的没有闲工夫处理他们啊。”

    萧薇儿一听,顿时就不高兴了,一甩身上的袍子,傲娇的看着我。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说完,萧薇儿失去了踪影,我从废楼上离开的时候,已经有人发现了王阳朝的尸体,为了不给自己惹麻烦,我也没有去跟前凑热闹。

    没想到,这么一件小小的事情,竟然和太阴观音扯上了关系,真的是让我有些始料未及啊。

    次日清早,我回到学校,正好遇到从乡下回来的刘主任。

    “江辰,我父亲的事情,还是得谢谢你,一会你去我办公室,我给你张表你填写一下,新一批的贫困助学金要下来了。”

    刘主任说到这个上面,我确实得好好说几句,从上了大学开始,我一次都没有领过助学金,不是不想,而是根本轮不到我。

    这次的事情要不是为了刘主任的父亲,我可能连表都不知道长什么样。

    “刘主任,我的这个名额,你留给真正需要的人吧,现在我不缺这份助学金,但是我相信学校肯定有需要这份助学金的同学。”

    “我希望你能认真调查一下,把这份助学金给真正需要它的人。”

    刘主任听到之后,脸上略带羞愧,最终还是点点头。

    我回到教室,准备上课的时候,我口袋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是陆晴晴。

    “京城那边有事,我需要提前回去,本来还想和你吃个饭的,现在只能看缘分了,有机会来京城游玩的话,欢迎你来陆家做客。”

    一句话,万千思绪,陆家有陆家的困难,晴晴有她自己的无奈。

    我嘴角上扬,微微一笑,回了一句:“两年!”

    两年时间,还真的是悠远啊。

    可是两年后,我会站在那个位置上,这是个问题。

    “兄弟,我听梦瑶说,晴晴回京城了,你可要挺住啊,千万不要有什么想不开。”徐川坐在我的旁边安慰的说道。

    我侧首看了他一眼,有些无语,什么叫我不要有什么想不开,难不成因为这事,我还需要寻短见吗。

    “你还是担心自己的吧。”我说了一句。

    徐川见我如此,挑了挑眉头,没有再说什么。

    等到了中午,我和徐川一起出了教学楼,远远的李梦瑶也小跑过来。

    “走,今天我请客,请你吃大餐。”徐川自信满满的说道。

    大餐!这我得去,不去对不起这顿大餐啊。

    跟着徐川来到馆子里,而他所谓的大餐,就是一顿羊肉饺子。

    看到这里,我有些尴尬的问道:“这就是你说的大餐?”

    “咋地,瞧不起饺子啊,别看这只是饺子,你尝一口试试,保证让你吃了还想吃。”

    见徐川自信满满的样子,我夹了一只饺子放在嘴里,发现并没有羊肉的膻味,反而是一股肉质的清香味,还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总之就是很好吃。

    “怎么样,味道如何?”徐川问道。

    不得不说,这饺子的味道是真的让人难忘。

    等我们从馆子里出去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扶着墙出去的。

    “江辰,怎么样,吃的爽不爽。”徐川问道。

    现在我根本不想说话,我怕自己一说话,吃进去的东西给吐出来。

    下午没课,我回到出租屋内,陆晴晴离开,这房子我留着也没有什么用,徐川他们也不需要,所以办了退房手续之后,我就收拾东西搬到了风水协会居住。

    反正现在我有车子,从协会到学校,也就二十分钟的路程,也不算太远。

    见我卷着铺盖来到风水协会,大家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

    “都别看这,来帮忙。”

    人多就是好,将我的铺盖卷搬到房间,我躺在椅子上,尽量让自己舒服一些。

    宋志杰站在我身旁,身下打量着我。

    “你这肚子圆咕隆咚的,是怀鬼胎了,还是怀孕了,怎么这么大。”

    我去姥姥的。

    你才怀孕了。

    “吃的!”我无奈的说道。

    宋志杰站在一旁呵呵笑了起来。

    “什么东西这么好吃,能让你把肚子吃的这么大。”

    我没有理会他,而是躺在椅子上。

    就在宋志杰取笑我的时候,蔡铭着急忙慌的走进来,见我也在这里,整个人直接松了一口气。

    “出事了。”蔡铭着急的说道。

    我赶紧坐起身子。

    “平凉市风水协会的人来了,而且还是他们的副会长亲自前来,我刚收到协会的消息,说是他们已经出了车站,朝着我们协会这边赶来,人数还不少,明显的来着不善。”蔡铭说完,一脸的担忧。

    “明知道他们会来者不善,但没想到会这么快,既然是副会长亲自前来,那肯定是要直接端掉我们庆阳市风水协会。”我说道。

    只是我这是吃饱了撑的,要是打起来还真的是麻烦。

    我拿过水杯,烧了一张符逼自己喝下,下一刻直接冲到了卫生间。

    几分钟后,我从卫生间出来,中午吃进去多少,基本上这一下全都吐了出来。

    “江辰,一会平凉市的那群杂毛来了,我动手还是你动手?”宋志杰淡淡的问道。

    我深吸一口气,以宋志杰的性子,会直接杀了他们,打打杀杀的多不好,脑袋一扭命就没了,还是废了他们吧,让他们后悔。

    “尊老爱幼是我们协会的准则,你还是歇着吧,恐怕这些人前来,也是来找我这个会长的。”

    “要是真的动手,还得我自己动手才行。”

    宋志杰没有说话,坐在了旁边翘着二楞退。

    “蔡铭,吩咐下去,协会的众人立刻离开,走的时候将所有的门都打开,既然对方要来,我们怎么说都得开门迎客不是。”

    蔡铭他们面面相觑,正在犹豫要不要离开。

    “你们的修为太低,留在这里也没有用,先离开这里吧,等处理完了这里的事情,再通知你们回来,能减少我们的伤亡就是稳赚。”宋志杰说道。

    我点点头,也同意宋志杰的说法,蔡铭他们不再犹豫,所有人都收拾东西离开。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协会里面就来了一群不速之客,正是平凉市风水协会的人。

    见他们进来,我也不废话,放下手里的东西看着他们。

    “平凉市风水协会的人,都是这么目中无人的吗,这是来拜访还是来砸场子,大家亮个话,让我也好有个准备。”我淡淡的说道。

    那为首的人见我和没事人一样,顿时气得和我是吹胡子瞪眼睛的。

    “江辰,我们来这里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清楚吗,少在这里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你杀了我平凉市风水协会的人,总该给个理由吧,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还在尸体上动手脚。”

    “今天来我也不怕告诉你,给你的路只有两条,要么现在立刻跪在我的面前认错,我还能放过你,要么就是死,我劝告你最好自己动手自裁,要我动手我会要你生不如死。”

    听到这里,我真的是怕极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从位子上站起,来到桌子前面,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之人问道:“想要我死的人不少,让我跪下认错的也不少,不过我从来没有死过,也从来没有跪过,你觉得你有多少实力能让我给你跪下?”

    我话出口,手里的鬼杵也瞬间展开,平凉市风水协会的人看到,都是面色一紧,随即一脸紧张的看着我。

    不过下一刻,我整个人直接冲了出去,只留下一道残影,接着就是一道人影倒飞了出去,撞在了协会大门口的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