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第一百九十七章占据其他风水协会

第一百九十七章占据其他风水协会

    砰的一声巨响,墙上的瓷砖都给砸碎,紧接着一道人影跪在地上,猛的一口鲜血喷出。

    众人全都石化,愣愣的看着趴在地上的人,接着有朝我这边看了过来。

    “不知好歹的东西,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你以为你是什么?”我冷冷的说道。

    “别说是你前来,就算是你平凉市风水协会的会长亲自前来,你看我给不给他这个脸。”

    “李德上门挑衅,被我取了他的命,多少还是你们协会的意思,各个地区的风水协会成立,也就你们平凉市风水协会的人不自量力,真的以为是我庆阳市风水协会好欺负不成。”

    “施文山的死,万青古的死,还有康永智的死,似乎对你们而言都没有丝毫震慑力是吧?”

    看着在场的这些人,现在一个个的全都失了之前的自信,原本一个个气势高涨的想要弄死我,现在却被我的突然出手全都浇灭。

    我要的就是这个结局,要是等着对方出手,我做不到出其不意,只有瞬间出手,先把这带头的人给镇住,其他人也就不足为虑。

    这些人前来,除了我刚才出手废掉的那位,还有两位是四品下的实力,看来对方前来是吃准了我,只是没想到在我这里出了变故。

    三位四品下的风水师,要是他们一起上的话,我想要拿下他们,还是得费些功夫才行,但是现在嘛。

    “平凉市风水协会想要取而代之我庆阳风水协会,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本来等你们来到这里之后,我想着先废了你们的,可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那些平凉市风水协会的人,听我这样说,顿时一个个表现出极具怪异的神色看着我。

    “你想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江辰,想要我们臣服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平凉市风水协会的会长,在前段时间,已经完美的突破到了五品下的境界,你不过是四品上的实力,有什么好猖狂的。”

    “有能耐你现在就动手废了我们,看看我们大家谁能笑到最后。”

    这么无理的要求都敢提,那不满足他一下,真当以为我说的话是闹着玩的。

    见我要出手,那两位四品的风水师一起联手,如果他们是四品上的实力,或许还能给我造成威胁,但是只有四品下的境界,对我的影响并不大。

    我手里的鬼杵在身前一扫,整个人来了一个鲤鱼跃龙门,手里的鬼杵顺势直接劈了下来。

    咣当一声,一位风水师倒在了地上,至于另外一位,看到这里吓得连手都不敢动。

    三位四品的风水师,现在折了两位,一死一伤,还有一位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至于那些个三品风水师,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别说让他们动手了,现在能站在这里都是勇气了。

    “就你一个,滚回去告诉你们的会长,要么让他带人前来找我算账,要么就滚出平凉市风水协会,他不是想占据我庆阳风水协会吗,那我就先占了他的平凉协会。”

    偷鸡不成蚀把米,要是让对方知道,恐怕肠子都要悔青了。

    那位四品风水师听到之后,战战兢兢的离开。

    等对方离开,我看向宋志杰,这老家伙明白我的意思,也跟着离开。

    此刻协会之中就剩下我一人。

    拿出镇压铜镜,我将铁锤释放出来,这些三品风水师都是平凉市的会员,现在我要做的就是收编他们,相比这几位四品的,这些三品的更容易收服一些。

    不过我也不着急,而是来到门口,看着趴在地上的那位。

    “怎么样,是不是很难受?”我淡淡的说道。

    那趴在地上的人动弹了几下,接着侧过脑袋看着我,一脸的愤恨和憎恶。

    “江辰,你不要得意,我保证你会死的比我惨。”

    我呵呵一笑,一只手按在他的头上,接着咔吧一声,那些被他带来的人全都吓得后退。

    至于这人的魂魄,我也一并绞了。

    “我们是无意冒犯的,身为协会的会员,我们也是身不由己,还请江会长绕过我们吧。”

    “是啊,我们真的是被逼无奈,要是我们不跟着前来,我们的会长同样也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们,说白了他就是那我们当炮灰来的。”

    “请江会长饶命啊。”

    这些三品风水师,倒也会审时度势。

    “饶命?你们想要我怎么饶命?”我故意打趣的问道。

    那些三品风水师面面相觑,但却没有一个人开口。

    见他们各个一脸为难,我开口说道:“这样,你们加入我庆阳市风水协会,我绕你们一命,如何?”

    待我说完,这些人全都点头答应。

    我给蔡铭打电话,让他带人回来。

    将风水协会收拾干净之后,接下来就是平凉市风水协会的这些人该如何处理了。

    宋志杰那边还没有消息传递回来,具体什么情况还未可知,平凉市的这些人虽然加入到了协会之中,但谁也不能保证他们有没有二心。

    这一等就到了晚上,所有人都在协会里面待着,眼看到了晚上十点,就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宋志杰的电话打了回来。

    “江辰,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那个?”宋志杰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出来。

    “坏的!”

    “坏消息是让平凉市风水协会的会长跑了。”

    擦,怎么会这样?

    “对方虽然跑了,但是我有一个重大的发现,这小子使用的道法是武当道法,而且修炼的还是邪门歪道,应该是武当弃徒。”

    宋志杰说完,我沉思了一下,接着问道:“那好消息呢?”

    宋志杰呵呵一笑道:“好消息就是,平凉市风水协会的人,愿意主动归降,我挨个盘问了一下,发现这些人过得也是水深火热,这边的情况就是这样,接下来该怎么办你说吧。”

    平凉市风水协会的会长跑了,多少都是个麻烦,总归是放虎归山,加上对方是五品境界,要是存心作恶,普通的风水师根本就阻挡不住。

    “宋大哥,平凉市风水协会那边,从现在开始由你来掌管,毕竟那边没有我信任的人,加上庆阳市风水协会的人修为境界都太低,我怕对方会卷土重来,你要是镇守在那边,我也放心一些。”我说道。

    宋志远那边沉默一会,将这件事情答应了下来,平凉市风水协会这次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要是我肯定会咽不下这口气。

    既然平凉市风水协会被镇压收服,那我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蔡铭他们离开,那些今天刚加入到庆阳风水协会的人,全都安排在了协会里面住下,也算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次日清早,我让蔡铭整理协会的东西,而我返回到了学校。

    基本上除了上课,我的剩余时间就是在协会度过的。

    “江辰啊,我是丹妮尔,你还记得姐姐吧,有没有空呢今天,姐姐有个事情想请你帮忙,当然报酬也是很丰厚的哦。”

    看着丹妮尔打来的电话,我也是意外。

    “丹妮尔,是有什么问题需要我处理吗?今天我的时间不多,要是事情不重要的话,我们改天再约。”我说道。

    “姐姐找你肯定是有事情啊,这次姐姐找你,是作为中间人找你的,我一个生意场上的大哥,最近出了点事情,公司上班的人,好多人都说公司里面闹鬼,大白天的都能听到楼道里面有女人的哭声,现在弄得人心惶惶的不说,就是公司的流水都在不断的往下滑。”

    “我这大哥是在固原市开公司的,本来这件事情是不用找你的,直接找当地的风水先生就行,可问题是钱没少花,风水先生没少请,公司里面和外面摆了不少镇风水的东西,不但没有丝毫气色,反而问题更重了。”

    “昨晚上我这大哥找我哭诉,不知道该怎么办,要是再这样下去,公司就要倒闭了,我想到你的本事不小,就推荐给了他,所以姐姐这通电话才打到你这里,不过你放心好了,看在姐姐的面子上,对方给你开了三百万。”

    我去,果真是财大气粗啊。

    一出手就是三百万,不过对方的公司是个什么情况我还真不清楚,如果是在庆阳市内,这笔买卖我接受,可这是在固原市,各个风水协会之中,心照不宣的一条规矩就是不能越界,我这样前去等同是触碰到了对方的红线。

    我的原则是我不犯人人不犯我,我这样不打招呼就前去,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丹妮尔,不是我不想帮,现在各个风水协会之间的问题太多了,如果我是一人的话都还好说,只是现在我也加入到了风水协会之中,在没有固原市风水协会的同意,我是不能随便踏入对方的领域的,所以还请你见谅,这个忙我可能帮不到了。”

    啊!

    丹妮尔那边惊叹了一声,紧接着又说道:“这样,你等我一会,我去打个电话。”

    挂了电话,我无语的摇摇头。

    结果没过多久,丹妮尔的电话就又打了过来。

    “江辰,我那大哥已经联系了固原市风水协会,对方说你可以过来,但是能插手的也只有这一件事情,看在姐姐的面子上,这个忙你务必得帮啊。”

    道德绑架啊这是。

    不过既然对方通知到了风水协会,那我不过去都不行了,反正最近学校也没有什么重要的课程,加上还有钱拿,不过去都不行了。

    “行吧,那我收拾一下就动身,你把对方的联系方式给我。”我问道。

    丹妮尔那边听到我的话之后呵呵一笑道:“人就在姐姐这里呢,你什么时候过来,什么时候出发。”

    人在庆阳?

    难怪丹妮尔会找上我了,要是人真的在固原市,恐怕还轮不到我这里吧,毕竟三百万数额,谁能不心动。

    “行吧,我安排一下过去。”

    挂了电话之后,我给蔡铭去了一个电话,让他守好庆阳市风水协会,要是出现什么变故,第一时间离开就好,其他的事情不用理会。

    固原市风水协会的会长逃走,难保他不会出手报复,我要是走了,这些个三品风水师,哪里是他们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