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第一百九十八章我是来赚钱的

第一百九十八章我是来赚钱的

    给蔡铭吩咐完毕之后,我开车来到丹妮尔的家里,见到了她说的这位大哥。

    这男的年纪也不大,有四十岁左右,给人的第一面看上去挺精明的,不知道是不是经常熬夜的缘故,他的整双眼底下面都是乌青,而且人看上去还没有精神,像极了纵欲过度的样子。

    见我过来,这男人伸出一只手,礼貌性的和我握了握手,在碰到手的那一刻,给我的感觉像是握住了一块冰。

    我收回手,忍不住多看了对方几眼,发现在他的身上并没有什么异样,人气虽然弱了一些,极易招惹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但是他的手也不至于这么阴寒啊。

    “老弟,你是不是看出来了什么?”丹妮尔见我迟疑,开口问道。

    我上下打量了一番,摇了摇头。

    “没有,这丁点问题可以忽略不计,在电话里面我没有细问,现在能不能详细的说一下,是出了什么样的问题,这样我也好判断该怎么去处理这件事情。”

    听我说完,丹妮尔让我坐下细谈,从我们三人的聊天之中我发现,丹妮尔的这位大哥和她,是从小到大的朋友,两个人更是从高中一直到大学毕业,都在一所学校里面。

    这男的名叫周远,是做国内出口贸易的,公司的规模不小,相比高雄的产业,也丝毫不带逊色的,可以说是固原市的龙头企业了。

    本来一切都挺顺利的,因为公司的发展,办公区域从最初的几层楼,发展到现在占据了整栋楼办公,可见这公司的规模正在不断的扩大。

    “对于选定新办公场所的时候,就发生了不少的问题,先是地下的土打不动,请来风水先生看了之后,土是能打动了,但是却在下面挖到了好几副棺材和白骨。”

    “当时我也害怕,还请了固原市风水阁的阁主前来,在经过一番折腾之后,往大楼下面镇了一块泰山石之后,这栋楼才顺利的盖起来。”

    “新楼装修好之后,所有的办公设施和人员进场,这半年多的时间,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就这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公司里面就开始闹这些玩意,每天上班都是中午十点到下午三点,过了三点,楼里就不敢有一个人了。”

    “我这也是没办法了,固原市的那些风水师,去看的不少,但却没有任何解决的手段,正好我来这边出差,所以就给我老妹哭诉了一番,说是你的风水造诣不错,是个有实力的人,我这才决定让你试试。”

    周远的话说完,我没有立刻开口说出我的疑惑,而是在沉思了一下。

    大楼在盖的的时候,就先挖出了棺材和白骨,虽然用泰山石镇住了,但是现在还有灵异事件发生,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了。

    泰山石能镇压阴魂邪祟,如果要闹鬼的话,所有人员开始上班之后,就应该开始的,为什么刚开始一切都是好好的呢。

    “我想问一句,你的办公大楼里面闹鬼,你有没有亲眼所见过?或者就是说,所有人都只是听到鬼哭狼嚎的声音,而没有见到过那些个脏东西?”

    我的一句话,问的周远哑口无言,再看到他的表情之后,我就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了。

    见他不说话,我接着又说道:“大楼的内不构造,还有四周的构造都不同,加上地基下面又有泰山石镇压,阴魂鬼怪之类的东西,按理说是不会靠近的。”

    “有可能是楼上楼下的窗户没关,风吹进来形成共振之后,就会发出如鬼叫一般的声音,很多地方都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我说出自己的看法,周远听到之后,迟疑了一下,激动的说道:“你数的这个,已经排除了,为了打消这些闹鬼的传言,其他同事下班之后,我故意留在了公司,虽然没有看到那些个东西,但是我能感觉到,有时候那个东西就在你的身后跟着。”

    “除了这些,根据我员工的反馈,有时候在楼梯间上下的时候,会遇到鬼打墙,这些都还不算什么,我就跟你实话实说了吧,固原市的那些风水师,知道是我找他们,一个个都给拒绝了,我这是是在没有办法,才来这里求助的。”

    “江辰,就当是我拜托你,要是钱不够的话,我可以再加的,只要能解决这个问题,多少价格你来定。”

    看周远这么着急上火的样子,感情这之前说的都是废话了,大楼的主要原因他还在瞒着我。

    听到他说的这些话,我也在疑惑他到底在隐瞒什么。

    “既然你想要我出手帮你,那就不该如此隐瞒,这样做对我们都没有任何好处。”我说道。

    周远考虑了片刻,无奈的点头。

    “我说,我都说。”

    “事情到了这步,我也不想再隐瞒下去。”

    “其实,在盖大楼的时候,并没有挖到棺材和白骨,而是因为在浇筑地基的时候,两个施工的工人掉了进去,现在建筑上用的都是瞬凝剂,人进去根本就出不来,为了不让自己惹上官司,我给了那两个民工家里一笔拒绝不了的数字。”

    “当时我特意请了庙里的和尚前来超度,后来不放心又请了一位风水师前来,用一块泰山石镇压在了地基上。”

    “固原市风水协会,现在根本就不管我的事情,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原来如此。

    这件事情先不说谁对谁错,任何一种职业都有伤亡,就是过个马路都有被撞的风险,更别说其他问题。

    不过这周远做得也不少,赔款和超度,应该算得上比大部分人都仁义了吧。

    “我姑且相信你说的这些,但是你给固原市风水协会说我要过去,这件事情不会也是假的吧。”

    “不是,不是。”周远赶紧解释道:“我给固原市的风水协会捅了电话,他们说这件事情他们不会过问,让我找什么人都可以。”

    我摇头,满心的无奈。

    聊了这么久,我也没有收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只知道了这些个鸡毛蒜皮的问题。

    不管是灵异问题,还是风水问题,都得到跟前看一看才能决定是什么引起的。

    在这里纸上谈兵,终究不是办法。

    “既然如此,我就跟你走一趟,按照你说的这个价,如果我能解决,事后我收钱走人,如果不能解决,你在给我送回来。”

    如何?

    周远想都不想就答应了下来。

    本来,我是想开自己的车去固原市的,但是周远安排,我也想知道这件事情的细节,所以就坐了他的车。

    五六个小时的路程,等我们到了固原市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从车上下来,我伸展了一下身子骨,路上周远给我详细说了一下这里的问题,我也大概有了一个了解。

    “江辰,酒店食宿我都已经给安排好了,你看现在是先去吃饭,还是先去酒店安顿。”周远询问。

    我看了一眼他,还是先去吃饭吧,我吃不吃无所谓,但是周远这一路过来,肯定是饿的不行了。

    来到他安排的餐厅,这些都是他在车上就安排好了的,所以在我们来到包厢的时候,饭菜都已经上桌了,除了我和周远之外,还有一个男人也在这里,见我和周远进来,这男人头都不抬一下,周远见到对方也只有恭敬的份。

    这男人看上去年纪不大,只有三十来岁的样子,但此刻却极具威严,普通人见到,在其跟前根本就不敢多言。

    “周远,这就是你请来的风水师?”坐在席上的男人不屑的问道。

    周远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的点头。

    “公司出了问题,就算没有风水协会,还有我童家不是,懂风水的先生又不是只有外人,现在你请来这么一号人物前来,是公然在打我童家的脸。”

    “要是打了我童家的脸也就算了,可你找来的这是什么玩意,年纪轻轻的,看样子大学都还没有毕业吧,会什么风水术。”

    “怕不是我童家吃你三分利,你怀恨在心故意如此吧?”

    周远听到之后,脸上的表情略带气愤,我站在他的旁边,能感受到他身上的那股子气势,只是隐忍不发而已。

    至于这姓童的,言语之中多了些轻浮与挑衅,这是故意来找茬的。

    “童少,今日你来,所为何事?”周远问道。

    那姓童的背靠在椅子上,抬头看了我几眼,丝毫没有去理会周远。

    “小子,我不管你会不会看风水,这是在我周家的地盘上,识相的话直接给我滚,否则的话你会后悔今天来到这里。”

    对方的言语不重,但话里却处处充满了威胁。

    听到这些话,我心中冷笑,从对方的气势上来看,他的修为境界只是在三品下左右,至于风水术上的造诣高深,这个就得看实践了。

    不过,没有这边风水协会的同意,我过来掺和,确实不是这么个事,事情搞大了还是我的问题。

    不过周远说已经和风水协会打过招呼了,现在这姓童的,又是怎么回事。

    “童先生,可能我们之间有些误会,只是不知道童先生可是风水协会的人?”我淡淡的问道。

    先礼后兵。

    如果这姓童的不是风水协会的人,那我来不来这里,和走不走都是我自己的问题,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在我问完之后,这姓童的冷笑起来,接着无语的摇摇头。

    “怎么,你想拿风水协会来压我?”

    “不过我也告诉你,就风水协会那群杂鱼,我童家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现在趁我还没有发火,赶紧滚。”

    听到这里,我也只是呵呵一笑,既然和风水协会没有关系,那我走不走,似乎也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抱歉,我是来赚钱的。”

    噗!

    姓童的一口水喷了出来,接着轻咳了两声,放下手里的杯子。

    “你说什么,来赚钱的?”

    说着,姓童的就哈哈大笑起来。

    “孩子,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固原市,是我童家的地盘,就算是风水协会的会长前来,我都不鸟他,你算是什么东西?”

    “还有,我告诉你,这周家的钱,也只能由我童家来赚,你敢给我拿走一个子,我就废了你的双手,不信你可以给我试一试。”

    姓童的表情凶狠,加上他身上的气势波动,我并不认为他是在开玩笑。

    我嘴角上扬,微微一笑。

    “是吗,那我非要在这里点一下呢。”我淡淡的说道。

    姓童的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僵住了,随即抓起桌子上的玻璃水壶朝我扔了过来,我伸手抓起一个水杯,同样扔了出去。

    啪的一声,水壶炸开洒在桌子上,至于我扔出去的水杯,直接砸在了对方的脑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