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九十九章风水世家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九十九章风水世家

    咣当一声,水杯砸在姓童的脑门上,顿时一个血包就鼓了起来。

    就他的那些实力,也不是我小看他,这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吃痛之下,这姓童的直接一声惨叫,接着猛地站起,刚准备动手,包厢的门就被推开,门外站着一名老者,看样子有五十多岁,留着山羊胡子,剃着平头,身上的气势比姓童的还要略高一些。

    这老头看着姓童的,眼神在我身上停留了一瞬。

    “童少,老爷回来了,气氛有些不对,我们赶紧回去吧。”

    这老头说完,姓童的听到之后,脸上愤怒的表情被惊恐所取代,甚至是直接无视了我和周远。

    “父亲回来,你怎么不早说。”

    姓童的说完,推开周远出了包厢。

    看来这是个怕老子的种啊。

    我看着周远,好奇的问道:“这姓童的什么来历?应该是一个家族吧!”

    “不错,之前不告诉你,是不想你知道我和童家的关系,只是我没想到,这童胜竟然找到了这里。”周远无奈的说道。

    “我周家的产业都是我爷爷在的时候拿下来的,当时我爷爷和童家老祖关系不错,加上童家的老祖的手段,我们两家的关系还算不错。童家负责公司的风水问题,我们家负责运营和市场问题,至于公司的股份,各占一半。”

    “到了我父亲这里,我爷爷去世的早,所以童家就像占据所有的产业,至于童家老祖也是个沽名钓誉的东西,明里暗里对我们家下黑手,从我们家的一般股份中,已经抽走了八成。”

    八成?

    我一脸震惊的看着周远,一半股份的八成,那就是整体股份的九成都已经到了童家的手里,现在周远手里,也就捏着百分之十的股份啊。

    这是不是有些太可怜了。

    “如果不是我们周家在运营公司,恐怕我手里百分之十的股份,都被抽走了。”周远无奈的摇摇头。

    “这么说来,童家是风水家族了?”我好奇的问道。

    周瑶点头道:“不错,固原市风水协会的人,不是不愿意赚这个钱,而是提到童家,他们是不敢得罪,所以我才到其他城市寻找风水师。”

    “童家是风水世家,童胜的父亲童万能是金城市的某位大能的座上宾,至于童胜的爷爷,听说是在武当山修道。”

    又是武当山!

    我苦笑一声,没有开口。

    不过今晚的饭是吃不好了,现在的桌子上都是玻璃渣子。

    “走吧,先去你公司看看什么情况,加上现在又是晚上,很多问题都能看得到。”我说道。

    周远也没有迟疑,带着我去了他的公司。

    另外一边,童胜上车之后,就是一脸的担忧与害怕,根本顾不上头上的血包。

    “包叔,父亲不是后天才回来吗,怎么今天就到了,回来的这么突然,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童胜担忧的开口。

    坐在他身旁的老者,听到童胜的话之后,呵呵一笑安慰道:“童少,你又没有做错什么,老爷不会动不动就惩罚你的。”

    “不过一会回去,你要看我的颜色行事,我听说老爷突然回来,是因为没能把那位的风水给点出来,老爷被赶了回来,这对我们童家来说,是耻辱。”

    童胜身边的老人说完,童胜猛地点头,但一想到他父亲,就不觉得浑身颤抖起来。

    在看到童胜头上的血包之后,这老头用手轻轻触碰了一下,顿时疼的这童胜哭爹喊娘的。

    “童少,你这伤是怎么弄的,周远那小子,应该不敢对你动手吧。”

    想到这件事情上面,童胜就气的不行,现在恨不得将我和周远和剥皮拆骨了。

    “给周远几个胆子,他都不敢对我出手,只是周远身边的那小子,不知道用了什么妖术,一水杯过来挡了我的出手不说,还把杯子砸在了我的头上。”

    说到这里,童胜觉得自己更加委屈了。

    只是坐在他身旁的老者没有开口,而是搓着他的胡子像是在思考什么。

    “包老,你在想什么?”童胜推了一把坐在旁边的老头。

    “现在你就找人去帮我盯着那小子,等父亲不在盯着我的时候,我非得弄死那小子。”

    童胜说这话的时候,面露凶相,恨不得现在就把我给挫骨扬灰了。

    “童少,此人给我的感觉很危险,如果我没有猜错,此人的实力应该和你父亲差不多,得罪这样的人不值得,他是来帮着周远处理公司的事情,你就让他处理,反正也不耽误我们什么事。”

    “等到这小子收了钱离开,我们在挑拨他和风水协会的关系,到时候不用我们出手,风水协会就会弄死他。”

    “现在你要思考的是头上的伤怎么办,我得给你想个办法,否则老爷问起来,你说是和人起矛盾弄得,他又要惩罚你了。”

    “有了,你就说公司出了问题,身为童家传人的人,特意前去看了看,结果发现那里的问题不是你能解决的,还因为处理这些个问题的时候,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下来,磕到了脑袋。”

    老头说完,童胜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另外一头,武当山上,一处断崖旁,坐着两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具都穿着靛蓝道服,绑着道髻,唯一的不同是,年长的那位,头上别着一束莲花法冠。

    这两位老者,借着月光正在下棋,其中一位没着法冠的道士,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再过两日,就是你升任外观长老的日子了,在我门下修道差不多百年,你梦寐以求的东西将要得到,难不成还不能满足。”头戴法冠的道士开口质问。

    此道言语一出,对坐之人顿时满脸惶恐起来。

    “师尊明鉴,弟子并非贪得无厌之辈,只是不知为何,今日总是心虚不宁,总觉得有事要发生,所以才会如此。”

    哦!

    佩戴法冠的道士一听,手里的一枚黑子落下。

    “心虚不宁?”

    “你在我门下修行,沉心静气之法已得法门,还有什么事情能够牵动你的内心?”

    言语之间,那未带法冠的道士站了起来,来到他的师尊面前跪下。

    “还请师尊解惑。”

    佩戴法冠的道士深吸一口气,一抹棋盘,敛起桌子上的棋子,从衣袋里面拿出三枚古钱和一块龟壳,撒卦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去看卦象,而是掐指算了起来。

    至于另外一人,恭敬的跪在地上,不敢言语。

    半响之后,头戴法冠的道士才探卦象。

    随着起卦之人脸上的表情变幻,跪在地上的道士,心中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苍阳子,你在我门下修道,卦卜之术也算入门,你自己看看这卦象,有何异处。”

    跪在地上的人,道号正是苍阳子,看着棋盘上的卦象,也学着起卦之人的样子掐算起来。

    片刻之后,跪在地上的人,脸色一变。

    “断亲之卦?”苍阳子惊恐的说道。

    头戴法冠的道士听到,点了点头起身,站在了断崖前。

    “我记得,你还有一儿子和孙子吧?”

    “我的能力有限,只能推算到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具体到什么时间,我无能为力,还有两天时间,等过了加冠之日,你下山回去看看。”

    头戴法冠的道士说完,跪在地上的苍阳子砰砰就是几个响头。

    再说我和周远这边,来到办公的大楼这边,我从车上下来,抬头看着眼前的大楼,但从规模来看,这规模真的是不小,粗略估计都有三十层,而且全是周远在管理,可见他的管理能力之强。

    拿出罗盘放在手掌心,我看着上面的指针,所有的朝向都是正确的,丝毫不受四周的风水所影响。

    这也就是说,这大厦跟前的风水是稳定的。

    我和周远在大厦四周转悠了几圈,发现周围的风水都没有问题。

    因为闹鬼的原因,所以到了下午四点,基本上就已经是人去楼空的状态。

    外面没有问题,那就是内在的问题了。

    “有没有大厦大门的钥匙,现在我需要进到里面去看看。”

    听我这样说,周远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一副吃了死老鼠的表情看着我。

    “你确定你要进去看吗?要不我们明天早上再进去吧。”周远弱弱的回答到。

    看着他害怕的样子,我当下无语的很。

    “你把门打开,要是害怕的话可是在外面等我,我一个人进去看看,这大厦四周的风水都很稳定,不像是风水的问题,如果真的是闹鬼,现在进去看看,是可以找到问题所在的。”

    周远犹犹豫豫的,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让保安把钥匙送了过来。

    拿着钥匙的周远,开门的手都在颤抖。

    “要是害怕,我一个进去就行,你不用一起的。”

    周远摇摇头:“我还是陪着你吧,这么大的一个公司,你一个人进去我也不放心。”

    听到这里,我都不放心了,不过既然这家伙要硬撑,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就让他跟着一起进去看看吧,不过既然白天都没有出什么事情,那现在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走进门的那一刻,一股子邪风就吹了过来,让我感觉到脊背发凉。

    不过我能感受到,这股子邪风不是阴风和阴气。

    走到大厅中,我看着手里的罗盘,发现没有任何问题。

    因为要确认是什么地方的问题,所以我和周远只能走楼梯,加上现在是晚上,楼梯的灯光幽暗,很容易让人想到那种东西。

    周远跟在我的身后,深一脚浅一脚的,脚步声很大。

    每上一层,我都会停留一会,看看是哪里的问题。

    最终,我和周远站在顶层位置的时候,愣是没有发现任何不适,要说闹鬼吧,根本就不可能,连一丝阴气都没有,怎么闹。

    要说是风水问题吧,可罗盘没有任何显示,就是我亲自感受,都感受不到风口有任何问题。

    我吐出一口气,看着正在喘息的周远。

    “大楼外面,还有大楼里面,没有任何问题啊。”

    我这样一说,周远还不相信,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不可能,是不是你看错了,你在好好看看,是不是什么地方给忽略掉了。”

    我看了看手里的罗盘,最终还是确定自己并没有忽略掉什么,而是这大楼里里外外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

    不过想了想,我便朝着上天台的楼道走去,来到天台上,一股子强风吹来,差点没把我给刮倒滚在地上,我是真的没有想到,楼顶上的风竟然这么猛。

    可在楼下的时候,我却感受不到丝毫的风。

    站在天台上,我看着四周的夜景,真的是惊艳到了极致,只可惜就是晚上的风大了些。

    就在我准备返回去的时候,一看手里的罗盘,上面的指针竟然快速转动着,就像是没有了刹车的车子,在高速上全速行驶一般。

    一看这个场景,这是出了大问题啊,在楼下和楼里的时候,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怎么到了天台上,这罗盘反而失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