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第二百章凭空捏造

第二百章凭空捏造

    我蹲坐在地上,将手里的罗盘放在地上,接着双手开始掐诀,不断转动罗盘上的方位,折腾了好一会之后,我才停下手。

    看着罗盘上的指针还是找不到方向,我心里也有了一丝不妙。

    “江辰,怎么样?”周远站在我面前询问。

    我微微摇头道:“看来这里的风水确实有问题,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小问题,不管是楼下还是楼里,风水都是极具稳定的存在,但是到了这楼顶,风水却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风水虽然是藏风纳气直说,任何格局都能形成不一样的风水局,但是在这高楼上形成错乱的局势,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

    这里的风水变幻无常,具体是什么原因我说不上来。

    收起罗盘,我站在风势之中,感受这四周的风势变动,几乎是四面八方的风势都是朝着这边聚集过来的。

    奇怪,太奇怪了。

    四时风势,全朝着这里聚集,完全是错乱的风势,我想要寻找到风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走吧,先下去再说!”

    说着,我走到了楼里,将天台的门关上。

    下去的时候,我和周远没有再走楼梯,二十坐电梯下楼,本来是直通一楼的,加上现在楼里就我们两个人。

    只是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电梯下到二十层的时候竟然停下了,而且电梯内都还打开了。

    看着电梯外黑漆漆的楼道,顿时一股子恐惧感油然而生,生怕突然在黑暗之中冒出个什么东西。

    周远不由后退,背靠着电梯,我看着门外黑漆漆的楼道,伸手按了关闭键。

    不过,就在电梯将要关闭的那一刻,一道幽怨的哭声传来,由远及近,在电梯完全关闭的那一刻,那到哭声就感觉是在电梯外一样。

    我有阴阳眼,可以看到那些个脏东西,但是刚才,我也只是听到声音,但并没有看到什么阴气之类的东西。

    就在我想着这件事情的时候,电梯再一次停下,这次停靠的楼层是十四层。

    毫无疑问,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幽怨的哭声就传来了,而且是越来越近的那种,周远的脸色被吓得极其难看,而我也没有好到哪里。

    我伸手一展,紧握鬼杵,我倒想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在作祟。

    我一步迈出电梯,周远也赶紧跟着出来。

    随着电梯门关闭,整个楼道之中漆黑一片,我时刻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却发现不了丝毫阴邪之气存在,至于那哀怨的哭笑声,也在我们走出电梯的那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江辰,电梯又停下了!”周远弱弱的说道。

    我回头看向电梯旁的小屏幕,发现上面的数字到7就不动了。

    “看来这里不单单是风水问题。”我小声的说道。

    周远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走楼梯下去吧。”说完,我先一步迈到楼道之中。

    声控灯亮起,幽暗的楼道之中,尽显诡异之色。

    周远跟在我的身后,几乎是到了与我寸步不离的状态。

    “你没……。”

    我话还没说完,楼道之中,就传来哀怨的苦笑声。

    周远的神情告诉我,他已经快要崩溃了,我上下看了一眼,闭眼去寻找声音传来的方向。

    “在楼上!”

    周远愣愣的看着我,我看着他的表情,想了想没有上去,而是选择下楼。

    从楼里出来之后,我抬头看着眼前的大楼,如果真的是穷风恶水造成的风水局错乱,肯定不会只有楼顶的风水是乱的,就是我现在站的这个位置,风水也是乱的。

    现在的情况已经说明,是有人动的手脚。

    “周远,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我开口问道。

    周远听我这样一说,顿时变得疑惑起来,问道:“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有人想故意弄你,现在我可以确定的是,你手里的这栋大楼,不但有风水问题,还有灵异问题需要解决。”

    “具体里面会是什么样的问题,我还不清楚,这个还需要明天我准备些东西试试。”

    “还有,明天早上你准备一些东西送到我入住的酒店,不管是风水问题还是灵异问题,都是需要解决的,除此之外,再找十几名胆大的人过来,明天晚上我可能需要帮忙。”

    周远点点头,开车送我回酒店,我将自己需要的东西,编辑成短信发给了周远。

    固原市郊区,虽说是郊区,但这里的繁华程度丝毫不亚于市中心位置,在靠近一座石山脚下的位置,一处复古的建筑呈现,犹如苏州园林一般,有假山有流水,占地十余亩,这么庞大的住宅,在固原市,也只有一家人敢住,那就是童家。

    说起这童家,听说祖上是明朝的钦天监,专门为皇家点穴,后来明朝灭亡,祖上的人就从京城搬到了固原市,在这里寻得一处上等宝地后,就扎下了根,一直到现在。

    而此处的建筑,就是童家老祖的杰作,四周的风水地势,气运九合都是上乘。

    此刻童家内宅的大厅之中,一位六甲老者坐在太师椅上,脸上的表情不怒自威,此人正是童胜的父亲,童万能。

    至于童胜,此刻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老爷,少爷也是为了童家,你就让他起来吧,周远已经从外地请了一位风水师回来,那公司的风水问题,应该不难解决。”

    包老说完,童万能看了他一眼,脸上气愤的表情更加浓郁了几分。

    “我警告过你多少次,周家的事情不要再去插手,我童家占据的股份已经超过八成,难不成你真的想逼得周远那小子跳楼不成。”

    “就算得到公司所有的股份又如何,公司交到你的手里,你知道怎么运营吗,知道怎么出货吗。”

    “废物一个,还想着一步登天,三十好几的人了,家中稀缺资源都是供你使用,这些年还停留在三品下境界,风水协会的那些人都比你强。”

    “你知不知道,风水阁解散,风水协会成立,对我童家的威胁有多大,现在你还去招惹周远,要是他联合风水协会对我董家下手,你有多少资本够陪的,这些年我压榨周远是为了什么,就是想要听从我们周家的。”

    “现在倒好,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让他去找了固原市外的风水师回来,你是想存心气死我,好坐上童家的家主位置是不是。”

    童万能是真的气愤,看着跪在地上的儿子,毫不留情面的一脚踹了上去,直接将其踹翻在地。

    风水阁独立,风水协会成立,加上固原市风水协会与童家的关系,双方极有可能闹僵,到时候对童家没有丝毫的好处。

    童胜被踹翻在地,甚至都不敢爬起来。

    站在一旁的包老看到之后,也是一脸心疼。

    “老爷,这次的事情,真的不关童少的事情,是周远身边的风水师先动的手,而且还扬言根本没有把我们童家放在眼里,还说就算是你亲临,他也不会对你客气。”

    “年轻人,气势是傲了一些,但是他们的问题牵扯到少爷身上,就是我也看不下去了啊。”

    包老的话,牵动了童万能的心,童家在固原市,那可是说一不二的存在,就是市里的领导高层,见到他都要软上几分,现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都敢来挑战他的威严与地位,这是挑衅,是在打童家的脸。

    这口气是他童万能所不能忍的,童家屹立固原市几百年,从来没有人敢挑衅童家威严,可能我这还是头一个。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童万能严肃的问道。

    这个时候了,包老根本就不敢承认,这些胡编乱造的话,就算不是真的,他也是真的了。

    “千真万确,那小子的实力我估摸这是五品左右,我的实力老爷你也知道,就是我和少爷联手,也不是那小子的对手,所以在接到老爷你的电话之后,就赶紧赶回来了。”

    “老爷你可不能为了一个外人,错怪了少爷啊。”

    童万能陷入了迟疑之中,思虑过后,似做了什么决定。

    “废物一个,现在知道什么叫做山外有山了吧,一个二十岁的毛头小子你都不是对手,你活着还有什么用。”

    “去告诉周远,就说明天我要在宴请他吃饭,要他带着他的风水师一起前来,既然是公司出了问题,作为最大股东的我,怎么能袖手旁观。”

    “我也想看看,这位年轻的风水师到底有什么能耐。”

    说完,童万能冷哼一声离开了大厅。

    童胜见自己的父亲离开,战战兢兢的从地上站起来,整个固原市,除了他的父亲之外,还没有谁能有这个能力让他如此害怕过。

    “吓死我了。”童胜心有余悸的说道。

    “包老,要是父亲明天真的见到了周远和他身边的风水师,知道我们是在骗他,那我是不是真的要完蛋了。”

    包老听到之后,呵呵一笑,开口说道:“见面?怕是没有这么容易,你尽管去通知周远,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明天能见面,才怪!”

    包老说完,面带阴险的离开。

    童胜听到之后,先是迟疑了一番,接着也阴笑起来,随后拿出手机,给周远打了过去。

    回到酒店的我,洗漱完躺在床上,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

    “怎么样,回到京城一切可还好?”

    拿着手机,我给陆晴晴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本以为她不会回复的,但没想到我的消息刚过去,她的消息就过来了。

    “一切都好,家里给我安排到了其他地方上学,也和林家商量好了,两年内不讨论婚事。”

    看到这句话,我犹豫了一下,在手机上开始打字输入。

    “等我,时间虽然长了一些,但我有能力让林家低头。”

    陆晴晴那边没有了动静,我见她不回消息,也识趣的没有再去打扰。

    次日,晌午。

    我睡了个自然醒起来,等我洗漱完出来给周远打了个电话。

    “江辰,你要的东西我找人给你送过去,我这边出了些事情,可能一时半会的过不去,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还请见谅。”

    周远有事,只要能把东西送到,一切都还好说。

    等到中午,我要的那些东西才被送来,满满当当的都快把酒店给占满了。

    沐浴更衣,从卫生间出来,我便开始整理东西,不管是风水问题还是闹鬼的问题,我都需要符篆的帮忙才可以,而我沉心静气,就是要制作所能用到的符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