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第二百零一章镇风符

第二百零一章镇风符

    这一忙,就是一天的时间,等我累得筋疲力尽,再也没有精神力去画符的时候,这才放下手中的狼毫,以我现在的实力,能坚持几个小时来制作符篆,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粗略的计算过后,桌子上的符篆品类各不相同,数量也各有不同。

    我抓起其中摞在一起的三张符篆,今天的猪脚应该就是这三张了,大厦里面的灵异问题无关紧要,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大厦顶上的风水问题。

    这镇风符,就是我的手段。

    尸体尸变,有镇尸符,至于这风水乱了,也自然有镇风符。

    镇风符的制作,需要千道风水符文的加持,一张符篆耽误的时间,平均都在四十分钟左右,至于其他符篆,所用到的时间并不长。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八点钟了,按理说周远应该联系我的,怎么这么久了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将桌子上的符篆收起,我拿着手机给周远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嘟嘟两声之后,周远那边接听了过来。

    “周先生,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你可以带人过来,将我这里的东西,全都搬到大楼里面了。”

    我说完,等着周远那边的答复,结果电话那头静悄悄的,根本没有人回应我。

    “周先生,周远?”我试探性的开口。

    结果,从电话那头传来幽幽的阴笑声。

    “江辰,周远现在都难自保了,我劝你还是不要参合这件事情了,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昨天在酒楼包厢,要不是我父亲回来,我需要抓紧时间回家,我定会要你吃不了兜着走,现在你还敢来招惹我们童家。”

    “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周远现在就在我跟前,你和他之间不是还有一笔交易吗,正好现在我就在这公司的楼顶上。”

    “我这个人一向大度,给你办个小时的时间过来,至于这周远能不能活着,就看你的本事了。”

    还没等我开口,周远那边就给挂了电话。

    童胜,这个卑鄙小人。

    我将酒店堆放的这些东西,全都收在了掌心符文之中,接着下楼打车来到了公司这边,从车上下来,我准备破门而入的时候,却发现大楼的大门是敞开的。

    就在我决定要不要进去的时候,一道陌生的电话打了过来。

    “江辰,周远的人就在里面,能不能找到他,就看你的本事了,本少爷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哦,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今天我父亲过来了一趟,搅乱了这里的风水,现在正在想办法解决,我劝你最好不要乱动这里的风水,否则的话,后果自负呦。”

    说完,童胜挂断了电话,周远还在里面,我不进去都不行。

    来到大堂之中,就是不借用罗盘,我都能感受到这里的异常,昨晚上我来的时候,这里的风水都还是稳定了,但是现在这里的风水已经乱了。

    大堂之中,邪风四起,我手里罗盘出现,上面的指针转动起来,找不到四周的方位。

    看到这一幕,看来那童胜并没有说谎,身为风水世家的童家,加上又是这家公司的最大股东,童万能肯定是要来凑凑热闹的。

    可能在看到这里的风水之后,这童万能就忍不住动手镇了几下,结果不但没有成功,反而让这里的风水更加的糟糕。

    只是这童胜,这样对付周远,又是几个意思,这样做对他又有什么好处,我实在是想不到是有什么原因在里面。

    童家想要财产,周远又是独一无二的的人选,现在他们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收起我手里的罗盘,我给周远打了个电话过去,结果电话是通的,但就是没有人接。

    现在,只能一层一层的找了。

    我手持鬼杵,开始寻找起来。

    一直到十五层,我都快要崩溃了,还是不见周远的踪迹。

    就在我准备上十六层的时候,装在口袋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周远打来的,我就赶紧接听。

    “江辰,我在顶层。”

    我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顶层,看到周远浑身是伤的趴在地上,手里握着他的手机,而且看他身上的伤痕,像是被鞭子抽打出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我将周远扶起,不解的问道。

    “我也不清楚,童胜早上约我,说是他父亲想见我,等我来到公司之后,他就让人把我绑起来,什么原因都没有就开始动手,打了我出了气之后,童胜就开始问我你的事情。”

    我的事情?

    这一下把我给弄疑惑了,我和童家并不认识,也就是昨天的时候在包厢之中起了些冲突,难不成因为这个事情,童胜就想要弄死我不成。

    再说,他都三十好几的人了,犯不着和我一般见识吧,而且昨天动手,也是他先动手的。

    “那童胜的父亲,你见到了?”我问道。

    周远摇摇头说道:“没有,自始至终都没有见到,不过童胜期间离开了一会,让包不同看着我。”

    “奇怪的是,包不同也问了一些关于你的事情,还问我你是不是风水协会的人,我以为是童胜要他问的,可是后来他警告我,让我把嘴给闭上,不要让童胜知道他跟我说的这些,否则他就要弄死我。”

    听到这些话,我更是疑惑了。

    包不同是童家的人,既然要问这些事情,为什么还不能让童胜知道这些事情。

    “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听童胜的意思,今天他父亲来过这里,还动了这里的风水,现在整栋大楼里面的风水都乱了。”

    “我不知道童万能是动了什么导致的现在,但是不得不说的是,这是给原由的风水上,加了不少的麻烦。”

    “你要是还能坚持,就打电话叫人前来,我需要帮忙。”

    听我说完,周远从地上站起来,拿着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我在楼里找到一个水盆出来,又接了半盆水,这才上楼来到天台。

    没多大一会,周远叫的人来到天台,不多不少正好八个。

    “江辰,现在需要做什么,你尽管吩咐。”周远说道。

    我想了一下,本来按照我原有的计划,是想着先镇住楼顶的风水,在结合这里的风水之势,用来镇压住楼里的脏东西,可谓是一举两得的事情,但是现在的情况是,这里的风水已经乱了,根本就不可能在如我想象的那般。

    现在,唯有先镇住这里的风水,才能镇压楼里的脏东西。

    而且楼顶上的恶风,相比昨晚上,又厉害了几分。

    而我现在能做的,只有先镇住这里的风水。

    我拿出五彩纸和钉子,在楼顶上转悠起来,每走几步,就在地上钉几张五彩纸条,在这些邪风的作用下,这些五彩纸条被风吹起,等到我全部忙完,又在这些纸条的外围,用石灰画了八个圈子。

    这些人是我昨晚上就让周远找的,结合他们的生辰八字和属相,勉强可以作为一时镇风所用,虽然用泰山石的效果最好,但是想要找到八块一米高得泰山石,还要运到这楼顶上,一番折腾下来,绝对是劳民伤财的结局。

    况且,只是一时镇风所用,用人来代替,再好不过,而且这里的邪风是否被镇住,还要看他们八人的反应才行。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将准备好的风水符加持在了他们的身上。

    “你们八个人,在站到这石灰画的圈子里面之后,只要死死的闭上眼睛就可以,期间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去理会,只要按照我说的做,就绝对不会出问题。”

    等我说完,他们几个点点头,继而站到了圈子里面。

    我让周远远离,自己端着水盆来到阵法之中,我用钉子和五彩纸在地上钉了这么一大会,就是在摆风水阵法。

    现在风水阵成,只需要我启动阵法,就可以将这里的风水给镇压住。

    这样的做法虽然可以勉强镇住这里的风水,但总归是治标不治本,只有这里的风水平静下来,我才能找到这楼上风水大乱的原因。

    我盘膝坐在地上,将水盆放到面前,接着拿出罗盘,将罗盘放在了水里。

    紧接着,我再次抽出一张黄符。

    显水符,现在借助阵法还有罗盘,可以看出这风水问题出自什么方向。

    风水类的符篆使用,不似对付阴魂孤鬼所用的符篆,我将显水符放在罗盘上,接着双手掐咒,加持在罗盘上。

    随着水盆开始起了异样,先是水盆里面出现水波,接着就是翻滚起来。

    看到这一幕,我不敢再耽误,再次抽出一张黄符,只是这次没有加持在水里,而是放在了水盆上。

    这张符篆,正是镇风符。

    “风生水起。”

    砰的一声,水盆之中的水像是被扔了一根炮仗一般,瞬间炸开,水花四溅。

    镇风符沾到盆里的水,化作一道蓝光直冲天际而去。

    看到这一幕,我也是诧然,完全没有想到,这镇风符会直冲天际,而且还会化作一道蓝光。

    水盆之中,罗盘上也散发这蓝光。

    远在郊区的童家,此刻的大厅之中,通万能正一脸愁容的坐在那里,在他的手旁,还有一只精美的雕刻盒子,足有一尺长短。

    盒子里面,放着的是一张泛着褐色光芒的符篆。

    “父亲,大楼那边,你就不要上心了,爷爷下午不是来电话了吗,说他明天成为武当山的外观长老之后,就会回来和我们住一段时间,爷爷修道这么久,这点问题应该难不住他。”

    “这张符,是我们童家的传家宝,当初爷爷交给你的时候,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的,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用,为了那大厦的风水问题,要是把这传家宝也给搭上,有些不值啊。”

    童胜看着盒子之中的符篆,有些心疼,这可是他们童家的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这么多年过来,童家遇到了多少解决不了的风水问题,可哪一次动用过这张宝贝。

    现在为了一栋办公的大楼,就动用他门童家的宝贝,这不是胡闹吗。

    童胜说完,站在他旁边的包不同插话进来。

    “老爷,实在是犯不着动用这道符啊,再说了周远也根本没有把你放在眼里,今天中午你的邀请,他都摆架子不来,这纯粹就是不把你放在眼里啊。”

    “他身边不也有一位风水师,说不定人家有办法呢,我们姑且看看,等明天太爷从武当山回来,我们在决定要不要动用这张符。”

    “现在你要是用了这道符,到时候太爷回来,责怪的还是你啊。”

    包不同的话,是说到了童万能的心坎里,他之所以犹豫不定,就是怕他父亲从武当山回来,在知道了他动用了这张符之后,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场面。

    就在他想着包不同的话,准备开口的时候,却看到远处一道蓝光冲天而且,伴随而来的是四周的变化,以及一阵清风袭来。

    这是?

    童万能脸上一紧,抓起桌子上的一块罗盘,在上面拨动了几下,接着就看到罗盘上的指针乱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