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第二百零四章这叫死得其所

第二百零四章这叫死得其所

    看着郑皓站在我面前喋喋不休的开口,我真的是无言以对,这家伙就和话痨一样,没完没了的开口说个不停。

    他根本就不管你愿不愿意听,就是要说给你听。

    “等一下等一下。”

    可能是连王威都看不下去了,直接站出来打断郑皓的话。

    “会长,江会长远道而来,我等作为地主之谊确实该宴请一下的,可是你这说了这么多,江会长都要烦了,现在已经凌晨了,铁打的身子都该休息了,想要闲话家常,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也不在乎这一点。”

    “那边的双子楼,还有这里的办公楼,两处都涉及风水问题,如果真的有牵扯,这几天时间我们都是要交流的,现在你还是放江会长休息吧。”

    王威说完,郑皓这才不情愿的停下,我算是送了一口气。

    站在原地我听他说了半个小时,我都要疯了。

    固原市风水协会的人离开,我也让周远离开,这里还有三位不速之客,见他们迟迟不愿意离开,我就知道这里面有事发生。

    本来郑皓和王威看到童万能在这里,也准备陪我一起留下的,但是被我给拒绝了。

    我能感受到童万能身上的气势,比起我可以说是相差不多,所以我断定她应该是五品下的实力。

    至于包不同和童胜,对我而言不堪一击,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现在大楼的天台上,就剩下我和童万能等四人。

    “各位还有什么事情吗?”我淡淡的开口。

    童胜站在童万能的身后,神情有些慌张。

    “江会长,我还真的没有想到会是你,你的名头我听过,还算是个人物。”童万能说道。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无奈。

    “说重点,我没有功夫在这里和你打哑谜,你就说是什么事?”

    “如果是为了你儿子的事情,我觉得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说的,他说的什么就是什么!”

    听我说完,童万能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至于童胜,听到我开口,也是一愣,随即脸上的慌张全都消失。

    “你能承认,还算是个种,现在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牙尖嘴利。”

    “今天我不想动手,你现在向我童家道歉,此刻人都走光了,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道歉?

    我没有听错吧!

    为了一个童胜,这童万能还真的能下功夫。

    我呵呵笑了笑,摇了摇头。

    “江辰,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告诉你别不识好歹。”童万能恶狠狠的说道。

    “不识好歹?”我疑惑的问道。

    “童家身为风水世家,难道什么话都由得你们说?”

    “什么叫不知好歹?”

    “你儿子挑衅在前,动手在前,这是不是不知好歹?”

    “你现在上门兴师问罪,这是几个意思?”

    听我说完,童万能呵呵笑了起来。

    “很好,没想到这庆阳市风水协会的会长,也不过如此。怎么,敢做不敢认吗?”童万能说道。

    我抬眼看了他一眼,现在我算是知道了,这老东西是来找事的。

    “有什么话你直接说明白的好,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拐弯抹角的,所以你也别在这里和我绕弯子,我要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惹得你不爽,你大可以直接点出来。”我不爽的说道。

    童万能气愤不过,想要开口,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江辰,你侮辱童家,出手伤人,这一点就足够了,你还想要我们告诉你什么?”童胜站出来说道。

    我真的是被这些人整蒙了,这都是什么玩意,就算是兴师问罪,也该有个原因吧。

    说我侮辱童家,此话何解?

    说我出手伤人,童胜的那点伤算伤?

    “够了!”我不爽的说道。

    “我没时间和你在这里耗费,你想动手就动手,如果只是想耍嘴皮子功夫,我没有时间和你在这里浪费。”

    说完,我手里鬼杵直接展开。

    童万能见我来真的,气势一下就降了不少。

    “动手吧。”我说道。

    童胜三品下的实力,自然不可能动手,至于包不同,也是个心怀叵测的东西,他自然也不可能动手,至于童万能,现在还站在原地思考。

    “真是废物,既然不动手,那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说完,我就要离开,在准备离开天台的时候,突然感觉身后一股危机传来。

    我转身过来,童万能已经来到了眼前。

    “受死。”

    这个时候,我怎敢大意,手里鬼杵翻转,朝着童万能劈下。

    眼见这老东西的一圈就要打在我的心口,结果就在我出手的瞬间,童万能一手成爪,朝我的脖子抓来。

    我一个躲闪不及,被他抓到了脖子,抓了几道血痕出来。

    就是不照镜子,我都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卑鄙无耻的东西。

    我整个人的气势爆发而出,直接冲了上去,童万能的境界,不过是五品下而已,康永智的实力也是如此,但最终还不是死在了我的手里。

    几个回合下来,童万能在我手里占不到什么便宜,加上我手里有鬼杵法器,一时之间逼得童万能节节败退。

    “不打了,不打了,你给我住手。”童万能喊叫道。

    住手?

    你觉得可能吗。

    正面出手你不要,你对我偷袭,卑鄙小人的行径,现在我能放过你,除非长江黄河水倒流。

    砰!

    一道残影倒退,我展开全速,来到童万能的身后,接着就是猛地一脚踹在他的脊椎骨上,顿时咔嚓一声,这一脚直接算是废了他。

    但这,还没有接触。

    我来到他的面前,一手抓的这的脖子,猛地一甩,直接震碎了他的五脏六腑。

    “爸!”童胜一声惨叫,来到了他父亲的身边。

    我眼神阴冷的看着这一切,别怪我心狠,要怪只能怪自己实力不济,对我下黑手。

    “江辰,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童胜愤恨的说道。

    我看着躺在地上的童万能,冷笑一声。

    “无冤无仇,是啊,无冤无仇你父亲对我下黑手,还想要我的命,我现在废了他,没有要了他的命,已经算是仁慈的了。”

    “童万能,你以为我坐上这个会长的位置,靠的只是实力?”

    “你对我出手,为了什么?”

    听我说完,童万能喷出一口血,一脸愤恨的样子,很是可怕。

    “你不把我童家放在眼里,我就要让你知道童家的厉害,你早晚会死在我童家的手里,这一点毋庸置疑。”

    “你挑战我童家威严,这就是死罪一条。”

    威严!

    死罪一条!

    这童家还真的是会高看自己。

    不过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了一些什么东西:“你之所以来找我的麻烦,应该是你儿子怂恿的吧,我和你儿子之间,只是因为风水的问题,而我伤他,也是他先出手在前。”

    “什么侮辱童家的言语,更是没有一字半句,至于你现在的下场,那是对你下黑手的惩罚和代价。”

    说完,我收起鬼杵,离开了这里。

    童胜抱这残废的童万能,是满脸的悔恨。

    躺在自己儿子怀里的童万能,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在他眼里,自己五品下的实力,怎么着也不可能输给一个四品上的人后辈。

    加上我对他的藐视,所以在我将要离开的紧急关头,他对我出手了。

    只是没想到,他会败得这么惨,而且从现在开始,他将彻彻底底的成为一个废物。

    “你告诉我,他说的是不是真的。”童万能带着悔恨质问道。

    童胜不敢去看童万能,只是不断的抽泣着。

    “看着我,回答。”童万能再次质问道。

    见童胜不敢正视自己,童万能呵呵冷笑起来,毕竟是自己的种,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德行,他又不是不知道。

    现在这一切,不都是明摆着的吗,还有什么可问的。

    “好啊,我养的好儿子。”童万能无助的说道。

    “父亲,我错了,我不该为了自己一己私利害了你,都是那江辰,要不是他出手这么重,你也不会如此。”

    “明天爷爷回来,我一定要让爷爷亲手废了那江辰,让他以死谢罪。”

    童胜愤恨的说道,但是童万能无奈的摇头,这件事情归根到底,本就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就算是他父亲从武当山回来,又有什么理由来找我的麻烦。

    童万能不想说任何话,只是闭眼躺在地上。

    “父亲,你不要吓我。”

    童万能不说话,站在一旁的包不同来到童万能的身边,半蹲下来看着童胜,那眼神犀利到了极致。

    “童少,你是不是糊涂了,就算老太爷从武当回来,你觉得他会听信你的话吗,这件事情本就是你的错,要不是你胡编乱造,胡说八道,无中生有,你父亲也不会落得这么个下场。”

    “你想要老太爷杀了江辰,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你父亲必须死。”

    什么。

    童万能猛地睁开眼睛,刚想要说什么,就被包不同掐住了脖子,任他如何挣扎,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包老,你快放开我父亲,你要干什么。”童胜想要推开包不同。

    啪!

    一道清脆的耳光声传来,包不同一巴掌抽到童胜的脸上。

    “童胜,你父亲现在这个下场,你觉得你爷爷回来会放过你嘛,你父亲可是他的儿子,这些年在武当山修行,就算是再清心寡欲的,你觉得他能忍受你这样害了你父亲吗。”

    “要是你父亲受了重伤,这一切都还有挽救的可能,可你的父亲已经残废,这辈子别说修行了,就算是站起来,恐怕都是妄想了。”

    “你不想被你爷爷惩罚,又想要江辰死,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行。”

    童胜被包不同的话打动了,人到一定程度,是会丧失判断能力的,尤其是在害怕的时候。

    “什么办法?”童胜问道。

    包不同见童胜开口,脸上挂起冷笑。

    “万事想要成功,总归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比如说你父亲的死。”

    “不可能。”童胜激动的反驳道。

    不过这样换来的,又是包不同的一记耳光。

    “废物,我这是在帮你,你父亲这个样子,已经没有多少活头了,难不成你真的想你爷爷回来,你父亲告诉他全部事情?这样你就太蠢了,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你父亲现在死,叫死得其所,等到你爷爷回来,你的小命也很可能不保。”

    “现在这里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你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你父亲,到时候我们两个人的嘴,难不成还抵不过一个江辰,只要到时候,你死死的咬住是江辰杀的你父亲,死无对证的情况下,你爷爷只能相信你的话。”

    “你是我看着长大的,老太爷对你宠爱有加,但你父亲是怎么对待你的,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现在能不能自由,能不能杀了江辰,可全在你啊。”

    包不同说完,从身后拔出一把短刀,递到了童胜的面前。